A-A+

重磅!东奔西顾《云深清浅时》第十六弹来咯!!

2020-07-13 网络安全 评论 阅读

  

图片来源于网络过了会儿,冉碧灵拎着一袋各式各样的冰激凌回来,脸色阴沉。陈清欢翻了几下,揶揄道:“你去打劫冰激凌店了?”冉碧灵咬牙切齿隐忍不发:“一个傻子买的!”陈清欢扯扯她的脸:“都赔给你了,你怎么还不高兴。”冉碧灵的火气“蹭”一下又冒了出来:“谁要这些!我要那个带仙气儿的!我下次考试都指望它呢!”陈清欢笑得东倒西歪:“哈哈哈,那个傻子大概是吃醋了。”冉碧灵一声冷笑:“吃冰激凌的醋?”“冰激凌?”陈清欢点点那一堆冰激凌,“你把别的男生送的冰激凌看得那么重要,你说他吃谁的醋?”冉碧灵神色一顿,选择忽略:“啊啊啊啊,我的冰激凌!我的考试!你再让萧云醒给我买一个好不好?”陈清欢摆手拒绝:“不好不好,我怕再这么下去啊,某个傻子就要抵给冰激凌店了。”“啊啊啊啊啊!”冉碧灵彻底抓狂。冉碧灵正捶胸顿足时,班主任杨泽延不知道从哪儿过来,看着她们摇头叹气:“你们这些女生啊,闲着无聊就多写写宣传稿嘛,没听到人家2班的方怡都写了好几篇了。”话音刚落,广播台那边又是一句应景的“稿件来自初二2班方怡”。杨泽延紧跟了一句:“听听!”冉碧灵不屑地“哼”了一声,把脸转到一边。陈清欢则手撑下巴,垂着眼帘长睫轻掩,微微叹了口气。杨泽延开始催促:“快写快写!每人都要写一篇交过去,能不能让人家念是能力问题,你们写不写就是态度问题了。”整个班上立刻一片哀号。后来陈清欢还是没能抵得住诱惑,偷偷溜去看了萧云醒比赛,美其名曰,没有灵感实在写不出来,要出去逛逛找找灵感。半小时后,去凑数的萧云醒同学捧了个跳高组冠军回来。而骆清野则以极微小的差距位列第二。他和骆清野擦肩而过时,骆清野笑着叫住他:“萧云醒,明天的4×400接力见咯?”萧云醒脚步未停,微微点了下头。陈清欢小跑着扑过去,揪着萧云醒的衣服下摆左摇右晃,笑得格外意味深长,眼神比往常要亮得多。他刚才跳高的时候,动作有点大,运动衣的下摆随着动作被微微掀起,露出精瘦紧致的腹肌的同时,肌肤还有些白得发光。萧云醒被她笑得莫名,眼看陈清欢越笑越猥琐,他及时打断她:“怎么了?”陈清欢的手指依旧停留在他的衣服下摆处,甚至有些跃跃欲试:“云醒哥哥,你身上好白啊!”“……”“白”这个形容词放在一个男生身上,萧云醒不认为是个褒义词。陈清欢忽然又想到了什么:“我也很白的,你要不要看?”边说边扯着衣领要给他看,露出脖子到锁骨间大片白皙晶莹的肌肤。萧云醒眼角一跳,猛地攥住她的指尖,把她的手拉下来,声音控制得无波也无澜:“不看。”他努力平复着呼吸,面前的小姑娘眨着眼睛,那双眸子始终干净清澈,一脸的天真懵懂,好像真的不是在调戏他……陈清欢撒起娇来,嗓音又甜又糯:“你一定是怕我比你白!”“云醒哥哥,你不只脸长得好看,身上也好看!”陈清欢不死心地又快速把手伸到运动服下摸了他一把,才迅速畏罪潜逃。回去后果然文思泉涌,看得冉碧灵一愣一愣的。“又白又好看的大白兔”萧云醒去拿了获奖证书才回班级,远远地就看到向霈冲他不怀好意的笑,手里还扬着一张纸,活脱脱一副揽客老鸨的模样。“云哥!我去广播台交稿子顺来的!你要不要看看?”萧云醒没兴趣。向霈补了一句:“你家小朋友写的哟。”萧云醒这才扫了一眼,然后神色一滞,又仔仔细细看了一遍后,长长出了口气。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向霈哗啦啦地甩着手中的纸:“说真的,你家小朋友字儿写得是真不错,特别正经,就是这意思啊,不太正经。”萧云醒心里回了句,还不是怪她那个不正经的爹,他纵是再是有力挽狂澜的本事也拉不回来了。闻加和姚思天贱兮兮地凑过来偷看。“到底写了什么啊,向霈那家伙都不给我们看,非要等你回来。”“是啊,我好奇死了,小魔女到底写了啥啊?”萧云醒迅速抢过那张纸,折起来,然后塞进衣兜里。闻加和姚思天只来得及瞄到角落里的“鱼水”两个字,动了动手想要去抢,但是觑了眼萧云醒的脸色,又默默把手收了回来。向霈一脸欠扁的狂笑:“想知道啊?求我啊,求我我就告诉你们。”闻加和姚思天一人回了他一个“切”。向霈也不在意,继续调侃萧云醒:“云哥,人家广播台负责审稿的俩人看得那叫一个目瞪口呆,这要是一个不小心当着全校师生的面儿念出去了,啧啧啧……那场面,想想就觉得轰动啊!”萧云醒一向风轻云淡的脸上似乎出现了一丝隐忍不发:“闭嘴。”说完便起身往外走。向霈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在身后喊:“云哥你去哪儿啊?不会是要去骂小魔女吧?别真的骂啊,小姑娘会哭给你看的……女孩子哭起来很恐怖的……”等走过拐角,身边没人了,萧云醒才从兜里摸出那张纸,展开来又看了一遍。她的字是他教的,字里行间总是浅浅萦绕着他的味道。他从小习字,林林总总临摹过不少名家的字,诸如二王赵孟頫之类的书法大家,抑或是郗愔谢安梁诗正之类的冷门书法家,等她学字的时候,他全都翻出来让她选,可她却勾不起半点兴趣,歪理倒是一大堆。“我又不暗恋他们,为什么要临摹他们的字?”“那你暗恋谁?”“我暗恋你啊!”“说出来就不是暗恋了。”“你可以假装没听到啊!”…………她每次临帖都敷衍了事,倒是喜欢他的字,可以规规矩矩地坐在那里临摹上很久。时间久了,模仿的也挺像模像样,形似,神韵嘛,也学到了几分。半晌,萧云醒勾起一抹无可奈何的笑。清欢啊……闻加和姚思天好奇地抓耳挠腮,揪着向霈不放:“小魔女到底写了什么啊?”向霈轻咳一声,忍着笑开口:“大概意思是说,云哥名字里有个云字,她名字里有个清字,清是三点水啊,他们俩在一起就是云雨之情,鱼水之欢。”“噗!”闻加和姚思天愣了几秒钟之后便笑喷了,“小魔女还真敢写啊!”而陈清欢完全没意识到不对劲,坐在看台上嘟起嘴巴,夹住鼻翼下方的笔,半阖着眼睛似乎在苦思冥想着什么,下一秒又猛然睁开双眼,拿下笔在纸上唰唰唰地写起来。旁边的冉碧灵憋了半天,偌大的一张纸上只写了班级和名字,挠着脑袋去看陈清欢的“大作”。然后边摇头边叹气地摸了摸陈清欢的脑袋,一脸同情地下结论:“这娃中毒太深,药石无力了……”陈清欢写好之后,举到自己面前自我陶醉了半天:“哎,听没听到广播台念我的稿子?我这第二篇儿可都写好了。”冉碧灵无奈:“大小姐,就你写的那个,会念才有鬼呢!小心教导主任来找你谈话!”陈清欢一副怀才不遇的惋惜:“我写的多好多有创意啊,既然不念我就不交了,带回家裱起来挂床头。”杨泽延在班里来回踱步,嘴上还念念有词:“每个人都要交,不交的放学不许走!什么时候写出来什么时候走!你们好好写,一会儿我再过来看。”说完就晃悠着走了。冉碧灵顿时没了调侃陈清欢的心情,揪着头发对着白纸发呆:“我今天是回不了家了……八百字的作文我都憋不出来,更别说这玩意儿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褚嘉许小心翼翼地挪了过来。冉碧灵余光看到他就气不打一处来:“你还敢来!怕我打不死你是吗?!”褚嘉许手里举着张纸:“不是不是,我是来给你这个的……”说完也不敢直接给她,轻手轻脚地放在她手边,又一溜烟跑了。冉碧灵赌气不去看,陈清欢探身够过来,打开一看,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哝,救星来了,你可以回家了。”冉碧灵凑过去看了一眼,是褚嘉许帮她写的宣传稿,最后还贴心地解释加交代了一句,因为他没见过她的字,所以没办法模仿,让她自己誊一遍,免得被发现。陈清欢不遗余力地逗她,拿着那张纸在她面前晃来晃去:“贴心啊。”冉碧灵从她手里扯过来,两手一用力团成一个球扔向了角落的垃圾桶,纸团太轻,一道抛物线过去,掉在了垃圾桶外面。杨泽延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了她身后:“冉碧灵,毛都揪秃了,写好没有?”冉碧灵浑身一僵:“好了好了,草稿都打好了……”说完立刻站了起来,没骨气的小跑着冲向垃圾桶,捡起刚才还嫌弃万分的纸,捧回来展开来一笔一画地开始誊写。杨泽延在班上转了一圈之后,又转回来,看了看冉碧灵的稿件给出评价:“嗯,还不错,像那么回事儿。”说完转头问陈清欢:“陈清欢,你的写好了吗,拿给我看看。”陈清欢笑嘻嘻的,一副求表扬的模样就要递过去,却被冉碧灵一把按住:“她还没写好,不过她刚才已经交了一篇了,宣传委员知道的。”杨泽延点点头:“那行吧。”等老杨走开了,陈清欢一脸莫名地看着冉碧灵:“我写好了呀。”冉碧灵一头黑线:“你还真敢给老杨看啊!你就差把‘我要早恋’四个字写上面了!你不怕被叫家长啊?”“叫家长啊?”陈清欢歪着小脑袋想了想,“我还没被叫过家长呢,陈老师大概会很乐意来吧?”冉碧灵捂住脸,不想说话。东纸哥有话说:向霈:这明明是云哥的字儿嘛!云哥真是个流氓变态不正经,写这种东西就算了,还诬陷是清欢妹妹写的!萧云醒:闭嘴!向霈:没想到云哥也会写这种东西,下次教教我。萧云醒开始找针和线,准备把向霈的嘴缝上。

  以上内容选自东奔西顾新书《云深清浅时》更多精彩敬请期待!!

  

白马时光全国书友群一群来自天南海北志同道合的小伙伴,即时分享安利自己最爱的图书与作者,也能第一时间知道各位大大的新书进度,还有限定社群的专属福利,快快加入我们的白马书友社群吧,和小白马一起high起来!

标签:一个 回来

条留言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