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我让大狗Ⅹ了两小时,是不是想要了都湿透了

2021-04-08 图像动画

  「我每天都不能过来。以后我遇到他们,你可以躲也可以躲。饿了就吃我放在这里的蛋糕。」又做了一个吃东西的动作,见邵华池傻傻的点头,陈辅忍不住捏了捏另一半的玉脸,才不在意陈辅觉得自己漂亮的样子,继承了李飞的漂亮脸蛋。

  不知道邵华池听没听进去,他把他抱到床上,盖了一床薄薄的被子,像上辈子对儿子那样讲着床头的故事。陈辅的视线停留在邵华池无知单纯的脸上。他过去常常看着另一个人在床头睡着,他的眼睛越来越远.

  他讲了六年的睡前故事,每天都会早睡。他可以搜索世界各地的各种童话故事,直到午夜。他可以下班回来,专心学习中餐。他可以当劳模,每天迟到早退接送儿子。

  陈辅总是记得当他得到儿子车祸的消息时,那种天要塌下来的感觉。那是他妻子去世的第二个冬天,路边堆满了雪。融雪的日子很冷,湿冷透骨髓。停尸房冰冷苍白的灯光照在他儿子血淋淋的尸体上。他不记得自己是怎么走过去把支离破碎的四肢缝在一起的,也不记得怎么收拾儿子的生活用品。他的记忆一直留在木箱里,里面有儿子的骨灰,蓝灰色的天空,冰冷坚硬的墓碑。

我让大狗Ⅹ了两小时,是不是想要了都湿透了

  当我年轻的时候,我的亲戚总是说杀死他的父母是天煞孤星的命运。他战斗并反抗。

  直到生命的最后几年,他一直在想自己为什么没有死。

  「没有.别哭。」断断续续的声音,像牙牙学语,不属于自己摸脸的温度。

  陈辅被惊醒,摸了摸自己的脸,没什么,然后看着正在说话的邵华池。这大概是七王子傻了之后第一次说话。

  心里暖暖的,微微笑了笑。「我没哭。我需要眼泪来哭泣。」

  邵华池随意摸了摸陈辅的脸,如果他一点也不觉得湿,他又看了看陈辅的眼睛,再也没有了那种凄然的情绪,奇怪地看着陈辅。

  陈辅就像一个儿子。在他眼里,这个智商是退化到小孩子的王子。它类似于一个孩子。他被轻轻地放在对方的被子上。「睡吧,你还想听最后一首吗?」

  外面一片漆黑,温暖的黄色烛光静静地照在陈辅的脸上。陈辅轻声哼唱着,他的语速轻柔而缓慢,温暖的气息在这座空荡荡的宫殿里流淌。

  直到我离开,我以为邵华池睡着了,却突然醒了,一把抓住陈辅的衣角。

  陈辅看着一点也不困的邵华池,读出了他的意思。「你不想让我去?」

  邵华池动了起来,半张破相的脸蹭在陈辅的衣服上,很不情愿,像只小奶狗。

我让大狗Ⅹ了两小时,是不是想要了都湿透了

  他似乎想起了上次陈辅离开后发生的事情。今天,他睡不着。

  或许是意识到了邵华池的心情,陈辅摸了摸自己的头发。「那我……」

  突然,院门外响起了开锁声,太可怕了!

  邵华池也听到了。他「啊,啊,躲起来!」喊道,好像在叫陈辅赶快躲起来。

  陈辅迅速闪进房间里唯一一个藏族人的床上,看着前后双脚出现在眼前。

  然后是邵华池挣扎的声音,太监的咒骂。陈辅可以从声音中听出来,也就是之前的马脸太监和瘦太监。他们似乎给邵华池嘴里塞了点东西。陈辅只能听到呜呜的声音,然后他只能看到他们把人拖走了。

  从他们的话里可以分析出,好像是要去长宁宫。

  从皇后分配到邵华池的中华宫可以看出,皇后是不可能公开亏待七皇子的。

  陈辅看着空荡荡的宫殿,慢慢地走了出去。

  也许就像邵华池在叶挺湖边说过的,「我以为你会假装没看见。」

我让大狗Ⅹ了两小时,是不是想要了都湿透了

  陈辅看着宫门,自言自语道:「我只能假装没看见。」

  最终,陈辅没有把他在湖边捡到的鞋子给邵华池,也许只是因为他希望这只是一个巧合。

  陈辅来到储秀宫西边的走廊下。过几天考生来了,本来要热闹的,现在还是空的。离女佣住的12个西局很近。12个西局是不分配丫鬟集体居住的地方,龙局是当初建都时这个地区的地名。晋朝曾经划分东西方的边界。以故宫为例,以精神修炼殿和长宁宫为中轴线,西面分为12个区域,包括6个监牢、尊室、伯母办公室、餐厅和监狱酒吧,东面也分为12个区域,包括后宫法庭、皇家园林、太子官邸和太子东宫。

  当陈辅到达时,梅姨已经在那儿等着了。当梅珏看到陈辅时,轻快的步伐走了过来。在宫殿里的女士们的举止中,这些阿姨是最标准的。他们很轻,很软,很有技巧,他们的手势非常赏心悦目。他们笑着笑着,声音总是温柔而柔和。

  梅珏环顾四周,低声说:「我以为你不会来了。这几天我们在那里有点忙。」

  「对不起阿姨,我中途去了食堂,耽误了。」自然知道梅阿姨说的是换届选举,这些宫女会被分配到宫女主人那里,包括她们的监狱酒吧,她们也会去找一些人给新主人服务。梅阿姨正在加强对宫女的培训。

  梅珏也认识食堂里的老八胡。他喜欢和陈辅私下交谈。闻言并不奇怪。「来了真好。我听说叶莉越来越糟了。他把自己的恋情拖出自己的院子,四处找人发泄愤怒。你可以小心点。他现在谁都不喜欢,像疯狗一样。还记得叶欣吗,你接替了他的职位,为穆鲁达服务,叶欣今天被他抽了几次烟,他的脸肿得看不清形状。我害怕睡大觉。我让人连夜带了一些。能看够吗?」

  耳光是徒手打脸,皮栅栏是戴专用手套打脸。打了之后,表面看不出来,里面却在流血,是一种狠辣的惩罚。

  梅珏打开一个纸袋,里面是陈辅嘱咐她在监狱酒吧外面做的。她刚打开几株乌头,马上合上,塞到陈辅手里。

  陈辅点点头,两人这是约好的私人会面,应该不会太久。

  把纸袋塞到胸前,正要出门,却被梅姨拦住了。原来今天12西院下班后,大家都帮小杨做糖。虽然蔬菜水果商只是一个与生俱来的权利,但可供仆人庆祝的东西太少了,而且很少能从中获得什么。一大早,小女士们来到餐厅,要了一些下脚料、麦芽糖和芝麻。他们给熟人做糖料。喜庆一下。

  傅辰进西十二所的时候,里头走过小宫女说说笑笑的,看到傅辰就打起了招呼,大家平日都见过,是识得脸的。梅姑姑走进里边,没一会传来一阵哄笑声。小央红着脸捧出了十几袋用纸包好的芝麻糖交给傅辰,「傅辰,麻烦你分给监栏院的大家,谢谢……谢谢他们平日里对富贵的照顾。」

  小姑娘红着脸,把一个绣好的荷包递给傅辰,上面绣着清雅的兰花,针线很是考究,是用了不少心思的,「这个是给你做的,谢谢你总是帮富贵上差。」

  其实古代女子送给异性荷包,并不仅仅用来表达爱慕之情。第一种是用来装物的,比如镜子、烟叶等,第二种是节日作为礼品送于亲友和孩童,也名香包,第三种用于定情,为定情信物。

  小央送他的,自然只是为了表达谢意,王富贵的差事是监管新太监的净身,以他商人的出生又是宫里的老人,完全可以换个差事,但他始终没换过,他自己是无奈进宫的,用他的话说就是想要给那些新人在阉割后一些安慰,至少心里头让他们舒服点,平日多照顾点,有时差事多没法去监管的时候就会让傅辰替上。

  傅辰抱着一堆糖来到监栏院的时候,格外热闹,到处都是在擦窗,打扫的整理物品的,宫里也是有大扫除的,每个季度一次,定时定点,一般都在下差后半个时辰。大约要扫除个好几日等到掌事太监检查完毕,才算完事儿。一般大型庆典的时候各宫各殿都是需要额外扫除的,大选也算是喜庆事。

  傅辰来将糖放在簟席上,也加入到扫除中,弄好了今天的打扫份额,所有人累趴了,躺着吃着嘴里的糖,不停开着王富贵的玩笑话,说说笑笑,这也是他们每日最开心的时候。

  这时候,叶辛肿着半张脸,龇牙咧嘴地往里头探头探脑,屋内气氛一下子凝结了。

  「呦呵,吃得挺畅快的。」叶辛皮笑眼不笑。

  「叶辛,你管不着,有时间还是多伺候伺候你家李爷吧。」唯有杨三马这个即将升正四品内侍太监,才能与叶辛呛声,他一把拉住傅辰的手,公然与叶辛撕破了脸。

  叶辛在听完杨三马的话,整张脸都扭曲了,好一会才堆起了笑,略过杨三马,对着王富贵意有所指,「能吃也就现在了,多享受享受吧。」

  「你什么意思!」王富贵忙跳了起来,怒目而视。

  叶辛神神秘秘地笑了笑,只是那张肿起来的脸,看上去有那么些面目可憎,「傅辰,出来一下。」

  王富贵等人阻止,叶辛笑了起来,「是李爷的吩咐,你们和我说道没用。傅辰,还要我叫第二遍吗?」

  傅辰安抚住其他义愤填膺的小太监,笑道:「你们先吃着糖,待我回来可不能都吃完了,我还没尝富贵多少喜气!」

  两人走了出来,傅辰看着叶辛,对方也瞧着他,半晌笑了出来,「我说也不知你是走运还是倒霉,你是怎么得罪了李爷?」

  李爷说的自然是李祥英。

  「直说吧,叶辛,我们之间也不必拐弯抹角。」

  叶辛叹了一口气,「你他妈真当我想害你?我是看你哪里都不顺,可也没真要你死的地步。」

  傅辰看着他,并不搭话,这谨慎又不轻信任何人的劲儿正是叶辛最忌惮的。

  他也收敛了脸上的惋惜,冷声道:「李爷向刘爷荐了你去侍膳,万岁爷那儿。」

  李祥英本就是在内务府当值的,他的顶头上司就是刘纵,也就是那位给傅辰验茬的总管太监,前些日子发作了陈作人等一批太监后,监栏院的人手少了,一下子也没那么快填补空缺,那侍膳的太监轮班后今日就空了出来。

  空出来自然要找人顶替上,一般情况下,侍膳都是一些得罪了某些人的太监被顶上去的,还是个没处说理的职。

  小太监一人上几份差事是常见的事,总有人手调配不了的时候。

  今儿个刚从自己院子里被放出来的李祥英,听到这事儿,就向刘纵推荐了傅辰,刘纵对一个小太监没什么印象,自然无不可的点头应下了,便有了如今叶辛过来请人的事。

  侍膳,简单点说,就是在皇帝入口前,先为皇帝吃的膳食试毒。

  第17章

  要说皇帝最重视什么,恐怕「吃」能排第一位。无论这膳食房里边的人是经过多少层筛选的,皇帝依旧不放心,于是就有了「侍膳」这职位的诞生,有时候也被称为赏膳和尝膳。膳食房别名御膳房,分为御外与御内,是专为皇帝个人以及大型庆典而设的,另外还有供于太后的膳食房又叫寿膳房,皇后的长宁宫也有自己的内膳房,另外就是一些小厨房,具体职能不一一赘述。

  在去长宁宫前,李祥英将傅辰带到总管刘纵面前,又和其他太监一起接受简短的训话,大致意思就是不得交头接耳,不得直视龙颜,不经允许不得擅自出声等等。

  傅辰现在要上差的侍膳太监是一直在更换的,其余的人员配额相当严格,从洗菜到配菜一直到上菜摆盘都有固定的太监,这类太监同属于司膳。宫里的制度相当细化,今日傅辰做了三份差,不但赏钱加倍,还能选择一天放小半天假。制度的详细严格也有好处,比如他们一路从膳食房到长宁宫都无一人说话,每个人都井然有序的,不发出一丁点儿声响,越是靠近皇朝中心,那庄严肃穆的气氛越是令人肃然起敬,这就是皇权所带来的影响力。

  刘纵带着一水儿太监宫女在外候着,傅辰还未进去就闻到淡淡的佛香飘来,听闻皇后是菩萨心肠,常年礼佛,堪称宫里最慈善的主儿。没一会,就听到里头皇后娘娘悦耳的声音,「传膳吧。」

  一个个太监走入殿内,他们手中拿着的是装满菜式的朱漆盒,这上菜的人也是经过专业训练的,无论多重的东西拿在手上,都是相当稳当,上头的盖头揭开,将还冒着些许热气的菜按照主次顺序摆放,足足百道。这就是乾平年间宫里最常见的百宴膳,傅辰曾估算过每顿饭的价格,最少也需要150两,很多人家一年也没有一两收入,是相当奢侈的。

  所有的碗盘都是金器制作,另外常用的还有象牙、陶瓷、银等。每朝每代的皇帝几乎都喜欢用黄金来彰显贵气,晋成帝对贵气更为执着,随意更换器皿会遭他的怒火,所以百道菜摆上桌面时,就是满眼的金灿灿。

  宫里人与傅辰一同进入的,还有另外四位太监两位宫女,两位侍候的,两位布菜的,两位打下手的。

  内室传来帝后断断续续的交谈声。

  「臣妾也是看这孩子可怜见的,自然多照顾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