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太粗了,太疼了,高考后和妈妈做了

2021-04-08 图像动画

  梓庆的胳膊被恒手抓住了。李安运嗷的一声顺势扑到他怀里,「秀儿,别闹了。乖,就在我身边,我就放心了。下次我什么都不说,就不能让你陪我了。我总是担心你。我一刻也分不开。」

  耶稣基督。这是标准的男性形象。难怪原来的主人对她着迷。心不设防。

  幸运的是,原来的主人又出生了。在第一次生命中,因为他毫无准备,最后的日子来的很突然。幸运的是,李安运自豪地帮助她保护她,最后为了救她而死。所以重生的芸秀觉得她一定要好好对他,好好爱他.

  但是,但是.没想到她又重生了,剧情有点瑕疵。那个爱她如命的男人背叛了她!

  紫青一边接受剧情细节,一边挥手抵挡莲傲云的拉扯,说:「不,放开我,我要回去。」

太粗了,太疼了,高考后和妈妈做了

  但是对方的手就像钳子一样拉着她,力道惊人。梓青的属性值绝对是普通人当中的强人,但是要从他的拉扯中挣脱出来,却需要付出很大的努力。

  连云为自己的黑眼睛感到骄傲,闪过一种不同的颜色。他没有再逼她,而是无奈地叹了口气。「嘿,这次就算了。先送秀儿回去吧。她不习惯这里。」

  这次他们从蒲忠基地收集到的信息显示,这里的丧尸等级低,数量多,适合收集低级晶核。没想到一切都准备好了,芸秀只好回去了!

  另外两个人看了芸秀.梓青的眼里充满了怨恨。然而,由于三级火力的李安运骄傲地保护着她,他们只是跟着食物的搭配走,别无选择,只能服从。

  梓青想说:「丫的,不知不觉就杀了你,还用这眼神看人。」。

  在改装的装甲车上,梓庆第一次没有骄傲地和李安运坐在副驾驶,而是走到后面和另外两个人坐在一起。

  妮妮看着唯一的副驾驶说:「秀儿姐姐,你应该和傲云的哥哥坐在一起。我就坐后面。」

  本来是一个娇滴滴的软糯的声音,但是梓青知道,她就是那个挖墙角的白莲花。她说这话的时候,有想掐死她的冲动。苍蝇虽然不咬无缝的蛋,但既然她能挖到别人的墙角,说明墙角不够稳。

  最终,梓青还是忍住了这种冲动,朝她挥挥手,靠在椅背上,靠在椅子上,开始闭眼。

  连皱着眉,对说:「让秀儿歇一歇。这里可能太危险了,吓不到她。妮妮,上车,我们先回去。」

  轰——汽车启动时,大功率电机发出轰鸣声,然后就走了。

  离蒲忠基地只有一个多小时的路程,所有这些道路都已经清理干净,所以越野车辆绝对没有问题。

  但是车刚开走,前面就出现了几个游荡的丧尸。只是最低级的那种。这种装甲车直接冲就能被压成渣。

  然而,连傲云停下车说:「秀儿不喜欢血。等一下,我会把这些丧尸处理掉的。」

  梓清并没有真的睡。车内发生的一切都在她敏锐的感知之中。

太粗了,太疼了,高考后和妈妈做了

  太阳穴突突跳着,总觉得要出事。以她不达目的不罢休的倔脾气,这个时候肯定会发生什么变化。

  梓青现在想坐在前排的驾驶座上开车走,但很遗憾,她发现原来的主人不会开车。嗯,她的身体可以驱动,但是需要一定程度的协调和整合才能被灵魂所支配。现在她刚刚进入身体,动作还没有达到完全契合。就像穿衣服一样。可能太大了,也可能太小了。绝对不符合原著。它需要一个适应的过程,需要时间来调整灵魂,使之与身体达到完美的和谐。

  梓庆看着李安运骄傲地朝前面走去,并没有直接杀死丧尸,而是等到丧尸闻到了陌生人的味道,跑到了他旁边的一栋楼里。

  第一百一十六章孤独

  「啊——有丧尸——」一声娇弱的惊恐叫声打破了梓青的思绪。当我看着另一边的废墟时,我看到成群的丧尸就像是突然冒出来的。然后喉咙发出渴望食物的吱吱声,僵直的身体聚集在汽车周围。

  梓清就郁闷了。他在野外猎杀僵尸。肯定有丧尸。没必要这么惊慌失措。

  刚跑出来的连傲云听到喊声,急忙转身喊道:「快下车,躲到对面楼里去。」

  梓清嘴巴张口结舌,难道还想走老办法的阴谋,一定要把自己扔进丧尸堆里才舍得?想到自己被生生扯住,梓青觉得自己的牙齿在颤抖。

  不管他们怎么喊,她反正不会下车。谁知道那些建筑立面有没有丧尸?

  她这么认为,但其他人不这么认为。

  连的话音刚落,他旁边的两个全副武装的「炮灰」就下了车。副驾驶妮妮也下了车。他们一边向不断被包围的丧尸群开枪,一边保护妮妮,对着蝎子大喊:「快下车,你还在那里干什么?」

  不安的感觉越来越强烈,越来越老,梓青觉得自己不能再留在这里了。用脚趾头就能想到,此时上车然后绝尘而去是最好的办法,这些都是最常见的最低级丧尸,挡不住飞驰的装甲车。但是他们弃车去寻找建筑。

  梓庆爬到驾驶座上。虽然不能保证开得好,但是根据本体的驾驶知识,你至少可以发动车子,只要回到基地。什么都好说。

  妮妮冲着紫青喊:「秀儿姐姐,快下来。僵尸来了。僵尸真多。威哥和林哥保护我们。不要害怕。前几天我们去了大楼,把里面的丧尸都清理干净了。我们去那里躲起来,等丧尸撤退,再开回去。」

  这话说得好。有道理。但是梓琪感觉到了死亡的迫近。忽略它。自理开始踩离合器发动汽车,拉手刹,升档.虽然没有顺利运行。但是我没有忘记基本步骤。

  就在这时,梓琪感觉到有什么东西挡住了她头旁的视线.

  一个冰冷的声音喊道,「下车,如果你敢开车走,哪怕你是傲云大哥的女人。只有抱歉!」

  偏头,那把杀死丧尸的轻型冲锋枪正对着她。梓青的心在颤抖。是的,我刚才做的好像太偏激了。如果他们自己开车走了,他们会怎么办?几百公里外。你想让他们走回去吗?  可是她是劝他们不下车的啊……好吧,这一刻,梓箐心中竟然有种奇怪的感觉。其实这几个人都是和渣男贱女一伙的?!

  梓箐嘴角浮起一抹苦涩,比起现在就被抢打死。她还是愿意选择等一会被丧尸咬死,迟死总比早死好呀。

  梓箐将双手举起,咧嘴一笑:「呵呵,林大哥表误会,我我只是看看这车子还有油没有,我下车,我马上下车。」

太粗了,太疼了,高考后和妈妈做了

  背着梓箐的妮妮眼里闪过一丝轻蔑,旋即恢复那种人畜无害的清纯模样,故作惊异的叫道:「林大哥,你你怎么能用抢对着秀儿姐姐呢,等会云傲大哥会伤心的。」

  林枫轻蔑的笑笑,「哼,走到哪都是一个累赘,也就云傲大哥宠着你惯着你,你那套大小姐的谱在我林枫面前没用。快跟我下车。」

  梓箐已经跳下车,在三人的监视下,一步步朝那栋二十多层高的大楼走去。

  是了,原主的记忆中前几天的确到这里来过,不过……

  进入大厦,里面一片狼藉,到处都散发着尸体腐败的恶臭。

  「啊――他在动――」妮妮一声尖叫将众人紧张的神经几乎绷断。

  砰砰砰,林枫卫海两人几乎是应声而扣动扳机,子弹倾泻而出,将面前的破箱子打成渣渣散落在地上,而在压在箱子上的腐烂成烂泥枯骨的腐尸被直接打成碎肉掉落地上,要多恶心有多恶心。

  就在这时,梓箐注意到远处地面上躺着的腐尸竟然真的在慢慢蠕动着,她仔细看去,那丧尸的脑袋几乎打掉一半,按理说根本不会再支配身体了,可是他竟然晃晃悠悠的站了起来,身体僵直着,极度不平衡的朝他们扑了过来。

  梓箐下意识看向身后的妮妮,后者神情惊恐,两只白皙嫩滑的小手捂住小嘴,看样子是恐惧到极致了。可是梓箐总觉得哪里不对劲,耳洞轻微扇动……

  @#¥%……她竟然听到极其细微的呢喃声。

  是咒语!竟然是咒语!

  梓箐顿时明白了,为什么这些本应该完全死去的丧尸竟然又能动了,都是这个白莲花女人在搞鬼。难怪刚才看去一片空旷的废墟上,那些丧尸就像是突然冒出来的一样,就是这个女人在召唤丧尸!

  梓箐感觉后背一阵发寒,貌似在原主的记忆中,到她死的时候也没发现这朵白莲花开启了啥天赋异能之类,藏匿的够深的呵。

  梓箐啪的一声打开对方的手,怒目而视,「你竟然在召唤丧尸?这些丧尸明明脑袋都被打掉了,竟然还能站起来,原来都是你在捣鬼。」她之所以喊出来的目的就是要说给林枫卫海两人听的。

  此时林枫卫海两人正在疯狂扫射那几具站起来的腐尸,到处都是喷溅的腐烂物。听到梓箐的叫喊声和妮妮的低低弱弱的啜泣声,想都不想就将枪口对准了梓箐,「你最好离妮妮远一点,妮妮是我们的治疗师,拥有光明治愈异能,你若是敢动她,就算是云傲大哥追究我们也不怕!」

  梓箐愕然,你,你你了几个你都没说出一句话来。她指着妮妮,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难道你们刚才没发现吗,这些丧尸明明已经被打死了,可是可是……」

  林枫冷笑,「可是什么?说不定就是你在念咒语将这些恶心的玩意召唤出来的。哼,跟你一样让人感到恶心!」

  梓箐感觉心在抽搐,用脚趾头都能想到,剧情君又出问题了。

  不仅妮妮不正常,就连这两个在原主记忆中的炮灰角色也不正常了。

  ps:ps:那个…对不起…文文已经按章节设定好了,辣椒其实想分开发送可以多在页面上露露脸,希望有更多的读者看到,希望有更多的读者喜欢。嗯,既然影响到亲们的阅读流畅,辣椒决定以后只要不是现码,都设定成连续更新~~

  有任何意见和建议都欢迎反馈给辣椒哦,每一则留言辣椒都是慎重对待的。唔,总的来说希望大家看的开心就好~~

  第一百一十七章 被缚

  梓箐偏头看向妮妮,后者一脸无辜的样子,梨花带雨,哽咽着道:「好了,你们不要吵了,都是我不好,是我连累了你们……你们不要怪秀儿姐姐……」

  梓箐若不是在那个该死的言情剧情任务中待了几十年,否则现在听到这句话真的要吐血三升了。

  小巧的柔弱的肩膀一耸一耸的,好不我见犹怜呀。

  梓箐感觉自己的心莫名跟着对方的抽噎也一抽一抽的。对方就像是具有某种魔力一样,让她不由自主地对她产生好感,同情,爱怜,关切……差点就想自己扇自己两个耳光了,竟然让一个如此楚楚动人的女子这么委屈伤心,真是禽兽不如呀。

  梓箐强制自己转身不去看她,闭上眼,深吸一口气。

  也幸好她现在的意志力很高,而且原本的脑回路又比别人慢半拍,所以这种情绪还没有完全左右她的思绪时就被遏制住了。

  不,不正常。这个妮妮太不正常了……梓箐脑海中浮现一个可怕的念头,莫非她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