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各种场地的肉文,惩罚扒开抽打花蒂

  这种完全不合理的行为只能说明政府已经深深的加入了这个博弈,而这个博弈很可能是政府宏观政策中的一个重要环节。政府说什么都不会完全停止这个虚拟游戏的运行!

  找你出来复习游戏只是政治秀。大家都知道,流于形式,谁要是真敢跟政府唱反调,马上就要倒霉了。

  萧亚西张大嘴巴:“政府为什么要支持一个虚拟游戏?”完全不合理。

  胡艺很无奈:“谁知道呢!世界太精彩了!”

各种场地的肉文,惩罚扒开抽打花蒂

  萧亚希明白,今天去游戏公司,她又点头又点头,又认可又认可,乖乖地向政府表达了自己的投诚,然后带着钱子滋润了自己的生活。

  “这个.我只想报仇。场面有必要这么大吗?”萧亚希小心翼翼的问,只是几个敌人。有必要让政府介入吗?我心里不踏实。

  胡艺笑了:“我现在不能告诉你,以后你会知道的。”

  ……

  游戏公司的想法是把游戏做成和谐版,把血变成绿汁,或者干脆换成白光,取消所有战斗,换成单机RPG游戏的回合制,怪物傻站着也要挨打。

  至于红票的游戏币,完全没有变化。

  萧亚希用力点头,很好,很好,很好,都符合要求。

  游戏公司的老板笑了。这个女孩还在路上。经过半年的大修改,游戏似乎终于可以重新运行了。

  “谁玩这个游戏!”胡大为光火。“某某,翻译!”

  萧亚希大惊,一个个看着胡恶狠狠的眼神,只好翻过来。

各种场地的肉文,惩罚扒开抽打花蒂

  “你想毁了政府的大事!”

  游戏公司老板震惊又抽烟?

  萧亚西拍了拍桌子:“这种游戏谁会玩?如果你的头被门夹住了,你不会想一个更简单的办法吗?”

  游戏公司老板虚心求教。

  “游戏分为两个区域!和谐区的怪物全部变成卡哇伊怪物,没有任何血和汁,全部换成白光!

  梦魇区按照现在的方式,一点都不改变!"

  这只是添加一个简单的傻瓜游戏。太容易了。最多一个月就能搞定。

  游戏公司老板大惊,不改?会被指控破产!

  萧亚西生气了:“傻!噩梦区玩家必须有国家认证的心理健康证明,一人一唯一号!心理健康水平必须超过六级!游戏精神危险定义为四级!懂吗?”

  游戏主人几秒钟就知道了。

各种场地的肉文,惩罚扒开抽打花蒂

  有了精神健康证明和等级,谁再指控精神伤害就是敲诈勒索罪!

  精神危险的定义是否不合理?那是政府的事,是他们游戏公司p?他们提高了入门门槛,四级的危险,还要有六级的资格。

  游戏主们佩服的五体投地,眼前的疯狂少女无耻程度超乎想象。

  如果有什么宝贵意见,欢迎随时询问!

  “还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萧亚西严肃道。

  游戏公司老板严肃地点点头。

  萧亚希捂着脸不好意思的说:“刚才那个建议你给了多少红包?”

  ……

  游戏公司发布了最新消息,在众多专家和游戏玩家代表的积极参与下,最终完成了游戏的最终设定。大约一个月后,它推出了一款全新的游戏,欢迎大家参与。

  政府对此很满意,官方向游戏公司老板表示,疯女孩还是很有用的,要大胆安全使用。

  萧亚希被授予游戏主管的荣誉。

  萧亚西又不知所措,完全不知道胡在干什么。

  “虽然我不看好全民进入虚拟游戏的未来,但世界可能会如此精彩,所以我们必须积极参与游戏。有什么投资比直接和游戏公司挂钩更安全,赚的更多?”胡艺一说,如果这个世界上的人没有大脑,游戏币就成了世界上流通的货币。有没有比游戏公司更有钱的?

  “另外,你应该开始做另一件事了,拜托。”

  ……

  肮脏的大排档。

  “来一盒啤酒。”许哭了一天。

  上帝给了面子。他在悲惨的前世后重生了。他有五年的游戏经验。他能拿着几百亿的红票站在游戏的顶端。世界将属于他!

  但是游戏的运营意外暂停,然后就有了实质性修改的消息。

  徐整天仰着脖子,倒了一瓶啤酒。

  大幅修改!

  是游戏改装,还是他知道所有神的装备和所有游戏复制技能的游戏?还是他能漫游的世界?

  为什么上辈子不会这样?

  徐知道一切的来源是谁,萧亚希!

  这个女表!

  徐整天握着酒瓶的手,青筋毕露。

  这个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女表,毁了他的大事!

  尤娜先是兴奋,然后又沮丧:“有威森和DK就有乌梅,不缺我。”

  “看你,怎么能和别人争,还没开始就输了?这不是我认识的尤娜。”

  “那你告诉我怎么办?”

  “坚持做自己,努力争取,记住就算输了,也要有尊严有尊严的输。”

  尤娜看着不远处的男人,像是醒了一样点了点头:“嗯嗯,我明白了,那我先走了。”

  “好。”

  有人说,你开心,也希望身边的人开心。葛小艳不知道自己是否幸福,但她希望认识的每个人都能健康。

  “嗨,蛯原姫奈美女又在想什么?”

  葛小艳只是抬头看了看罗佑的那一对桃花,却刚好错过了男人眼中闪过的光芒:“罗总,谢谢你的加入,请。”

  罗佑笑了两声,侧身转身。“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是霍爷,霍总,霍岳,霍总的妹妹,刚回国。”

  "你好,霍小姐,我是g .欢迎光临的招待会."

  霍爷脸上干净的笑容很淡。不像程的冷淡,也不像洛游的妩媚,更不像的庄重。他干净的像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小仙女,感觉很舒服。

  霍爷冲葛小艳伸出手:“你好,就叫我霍爷吧。”

  霍越似乎急着要进去,轻轻的握着葛小艳的手:“霍越,照顾第一次见面,我先进去了。”

  “岳姐姐,你急什么?”

  “哦,看来这里的布局不错,但是规模不太好。我真不知道我弟弟为什么会来参加这个鸡尾酒会……”

  葛小艳眼珠一转,一闪而过。

  即便如此,霍爷还是捕捉到了她脸上的无奈:“不要介意,姐姐习惯于不引人注目,无伤大雅。”

  看着霍野真诚的脸,我觉得任何女人都不能生气,葛小艳也不会真的在意霍越的话。对于迪化来说,这个YIY的鸡尾酒会真的不算什么。

  “不,她说的是实话。”

  “哈哈.G小姐很有意思。”

  “谢谢,请,招待会快开始了。”

  8点整,YIY的行业会议招待会正式开始。

  韦森简单发言后,是葛晓艳的发言,最后是形象大使唐的出场。公司简介,行业目标,发展方向和行业优势,融资形式都做了简要介绍。然后就是正式的娱乐时间了,唐的出现把整个酒会的气氛都引了过来。

  葛小艳看了看舞池,退到角落。还没等他把一杯香槟送到嘴边,就被程拦住了。

  “喝了这个。”

  葛小艳看着手里塞的果酒,不觉笑了。他毫无深意地笑了笑,却很灿烂:“把我当小孩子看?”

  程走上前去,两人之间的距离被拉得很近。他的声音很低:“做个婴儿。”

  葛小艳脸刷的一下就红了,慌的不知所措。

  原来母猪真的爬树,冰山男也说情话。只是反差不是太大。

  她偷偷地看着他,她简直不敢相信,他就是她曾经认识的程。

  “昝哥,你为什么躲在这里?快跟我跳舞。这是我最喜欢的舞曲。他们眼光很好。”

  霍岳脾气火爆,有种自重的味道。他虽然不喜欢,但也不让人讨厌。相反,他感到坦率和随意。

  程谢天侧身轻轻躲开了霍越的抓,他的脸凝成了冰,森林又冷又冷:“霍越。”

  霍月跺着脚噘嘴:“我只是觉得你离她那么近……”

  程眼中射出过去一抹“飞杀”的打算。霍越要乖乖地闭上嘴,不满地盯着葛小艳。

  葛小艳无辜的耸耸肩,觉得有点好笑。

  大卫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葛小艳旁边,优雅地伸出手:“萧炎,请。”

  葛小艳一阵错愕,看了看霍越,伸出手。没想到竟然先被程抓住,并带进了舞池。这个动作太惊人了,大卫根本没有时间做出反应。

  “哦兄弟,呵呵……”

  大卫好笑的看着程天穗盛气凌人的行为,伸出的手依然僵硬,眼睛微微眯起,嘴角向上勾了勾,侧头看向霍越。

  “看什么……”

  这位年轻女士脾气很好。啧啧啧,Umay受不了了。她走上前去说:"如果魏不介意的话,跟我跳支舞吧?"

  委婉而谦逊,让任何一位绅士都不忍心拒绝。

  当然,大卫也是:“这是一种荣誉。”

  乌梅礼貌地握着他的手,那一刻,她的心完全被收紧俘获,心里暗暗抱怨。下沉的感觉让她觉得无法控制,身体也忍不住颤抖。

  大卫脸上带着惯常的微笑随着她的舞步起舞:“乌梅,对吗?你觉得冷吗?”

  乌梅尴尬地笑了笑:“跳完舞就不冷了。”

  大卫的笑容更浓了:“闫妍周围的人有这么有趣吗?”

  乌梅略显尴尬:“魏总是很早就认识G?”

  “大约两年前。”

  乌梅在回忆的眼睛里看到了快乐,当他想到郁金香时,感到了莫名的痛苦。

  “G喜欢百合。”

  大卫有点吃惊,马上又笑了:“我想她会看到郁金香的美丽。”

  乌梅和他一起笑了。郁金香真的很美,但不是每个女人都会爱上它。蛯原姫奈是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只有纯洁的百合才能配得上,只有看似冷漠的男人才能驾驭。希望他不会受到太深的伤害。

  另一边。

  葛小艳的手被程握着,腰被搂得紧紧的。

  男的眉毛冰冷如冰,嘴唇压成一条直线,随着舞曲的节奏,她带动身体,不说话。

  葛小艳皱起眉头:“你捏我。”

条留言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