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不小心睡了亲姐,不怕我慢点进就不会疼了

2020-11-22 游戏攻略 评论 阅读

  我没说的是,因为之前和Patel的对抗,我的灵魂疲惫不堪,一直想睡觉。我真的睡着了而不是反复刺激,但是现在我需要真正的深度睡眠,这就是我折磨自己的原因。

  在大家莫名其妙的目光下,我疯狂运动了十分钟,然后忍着疲劳对程心哥说:“给我一颗滋补药丸。”

  程心兄弟非常困惑地递给我一颗药丸。我接过来之后,立刻塞进了嘴里。药丸融化前,我扑到岩石上,迷迷糊糊地说:“别烦我,到时候给我打电话。”

  整个睡眠过程有一个小时恐怕是幸运的,深度睡眠只是恢复人的各种能力的最好方式,甚至可以带来很多积极的情绪。人长时间进入深度睡眠,精神状态很好,起床后很开心,很平静。如果他们进入深度睡眠的时间少了,即使睡了十几个小时,情况也会相反。

不小心睡了亲姐,不怕我慢点进就不会疼了

  沉睡甚至是道家家族孜孜不倦的追求。根据理论,任何时候都能进入深度睡眠的人,每天只需要睡两个小时,比睡得久的人精力更充沛,效率更高。这简直是变相延长他们的寿命。道家家庭怎么能不追求呢?

  为了我大脑的绝对平静和快速运转,我和杨胜打交道。我故意用这种方式刺激自己,只是为了在极大的劳累下进入真正的深度睡眠。这肯定是一个可行的办法,但是过程不能照搬。毕竟这一天的经历就是这么跌宕起伏。

  我一躺在岩石上就睡着了,没有时间概念。当程心兄弟叫醒我时,我甚至以为我已经睡了至少几个小时了。朋友好心的用湿衣服盖住我的外套,我就用它擦脸,整个人完全清醒了。

  在醒来的一瞬间,我就知道刚才的所作所为真的让我陷入了沉睡。因为太累了,我甚至恢复了很多,大脑感觉灵活多了。但是杨胜要做的,我实际上想到了一些线索。

  他一定是想通过我找到昆仑的遗产。他不知道新闻频道来自哪里。他知道我和昆仑遗风关系密切。

  这样想着,我就像拿着最好的牌,面对杨胜的时候,心里踏实。

  我慢慢向杨胜走去,在离他五米远的地方停下来,说道:“如果可以的话,我很想知道你们的新闻频道是什么?”

  “没想到你为了和我说话还能睡得很沉,而且脑子好用。但毕竟还是有一些低级的东西,太不可复制,太偶然,对人类没有帮助,不是吗?陈,”杨胜显然不能回答我的问题,而是谈了些别的事情。

  “别跟我扯你那恶心的科学。现在连人都见不到了。你以为你成功了?”我嘴角露出一丝冷笑,显然我不想掩饰我对杨胜的嘲讽态度。

  “哦,走在前面的人自然不一样,但是大家都一样的时候,那自然就没问题了。”杨胜说得很平静,但我心里感到一丝恐惧。

不小心睡了亲姐,不怕我慢点进就不会疼了

  我想我再也不能和这个男人废话了。他的话让我看到了尽头……我只能选择丢牌,直接和他说话。

  第一百五十四章谈判和筹码(下)

  想到这,我直接说:“你想杀我,但这个消息让你看到了我身上的另一个希望,对吗?也就是我可以毁掉你需要的,找到你需要的。你这么聪明,我在你眼里就是一把双刃剑,你舍不得放弃。”

  “哦,你说得对,但我也带了筹码,不是吗?我想告诉你,要不是筹码,你只值得被杀!我很开心,我终于找到了可以威胁你的东西,你无法拒绝。”我看不清杨胜的表情,但是他变了,丑陋的声音出卖了他,他非常高兴和骄傲。

  “那你想要什么?”虽然苦,但我一定要问这个问题。

  我承认杨胜的筹码重到让我无所不知,我只能被动接受。

  “把昆仑遗物带给我,我给你一个线索!你怎么看?”杨胜的声音充满了算计的味道。

  “那你就不要留下任何证据让我相信你能给出答案。你以为我真的会受制于你?”我也低声说。

  “陈,你越来越聪明了!我只想嘴里说说话。是的,我今天可以给你一个线索,一个很大的线索。这条线索是证据,但知道了也没用。”杨胜出乎意料的直接,这让我愣住了。

  原因很简单。杨胜和我几乎处于同一位置。他不讨价还价怎么会给我线索?直接令人难以置信。

  我愣愣地看着,还在纳闷他在打什么主意,可是已经说了:“陈,我不仅给你一条线索,而且给你最大的线索!那就是.”杨胜紧张的一挥手,戴着手套的手,扬起手指,指着大表哥萧成干。

不小心睡了亲姐,不怕我慢点进就不会疼了

  “我们在哪里找到他的?”说完,杨胜转头看着我,我突然发现我没有优势,他戴着面具和墨镜,根本看不到他的面部表情,即使想从面部表情中知道一些破绽也是不可能的,而且我在面对他的时候是“一丝不挂”的,那么以后我应该也注意戴墨镜来谈判这个问题吧?

  原谅我的偏执,只是因为我太震惊了,杨胜会给出这样的线索,我不得不转移我的注意力来转移我的震惊,以免让杨胜再次察觉到什么,并借此机会“提高价格”。

  我明智地选择了沉默,而杨胜又把手伸进了风衣,然后向我吐露了三个字:“幽灵袭击海湾。”

  当我听到这三个字时,我突然抬头盯着杨胜。我就从嘴里挤出一句话:“你确定你不是在耍我?”因为这个回答的力量就像是在我心里投下了一颗原子弹,一点也不夸张。我只能想到这么一句话。

  “我在和你玩吗?回国后可以买新闻查询。对,那个卖新闻的老头不就是站在你这边的吗?回国后可以问啊问。你们是熟人,他给你打折。”杨胜用调侃的语气对我说,这么多年过去了,他变了。他以前看起来很严肃,不会戏弄人。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我以为我看清了事实,但这个回答让我处于更加被动的地位,但杨胜继续说道:“这条线索足以让你证明我是否有任何筹码,我已经说完了我应该说的话。条件也很简单,一件昆仑遗物,一条线索,说不定还能换点别的。”

  “还有什么?”

  “对,你能不能赌一下我手里还有没有别人?”杨胜就像是故意煽动我的情绪,每一句话都想让我发疯。

  我的面部肌肉抽动了一下,勉强克制住自己的情绪,然后冷冷地看着杨胜说:“如果你想要昆仑遗物,那你最好告诉我你还有谁?”

  “两个.给你一个,还有一个!不能保证以后还会有更多。你就跪在地上,让我一个个改回来。”杨胜说得很简洁,然后转过身:“另一个,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也是那个家伙的人。咱们别瞎说了,就这样。”

  说到这里,杨胜已经开始移动他的脚步,向岩石的边缘走去。如果他想恐吓我,很明显他已经达到目的了。如果他给我的线索是真的,那对我来说毫无价值.鬼湾啊.是一个连自己都不能确定的传奇存在,就算存在,谁知道怎么去?

  所以,我注定要用昆仑遗物去找他,就像杨胜说的那样。

  看着杨胜的背影,我的心似乎在燃烧。我大声说:“为什么萧成干的大表哥变成这样?”

  “你觉得我会乐意告诉你吗?”杨胜甚至没有回头,但张寒走在他身后,回头看着我。

  “杨胜,你为什么这么高兴?你以为你真的会笑到最后吗?”我很幼稚,但是不知道冲动是什么,所以要说出来才觉得开心。

  但是我不想。我的话阻止了杨胜。他转过头说:“我高兴不是因为我能笑到最后。我高兴只是因为在这一天,无论你陈愿意还是不愿意,你都为我动摇了。你站在我的立场。”

  “我不是站在你的立场上。”我愤怒地大叫。

  “你有选择吗?”杨胜又转过身来。这一次,他干脆跳下岩石,回到岩石下的船上。

  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深情。这是当年感情留下的最后羁绊吗?

  杨胜,你是这么想的吗?我是以朋友的身份关心你,所以无论如何我希望你能和我采取同样的立场。如果做不到,那就换个方式,威胁或者恐吓。如果你做到了,我也会很开心。

  这个想法让我奔向岩石的边缘。此刻,跟在杨胜后面的两个老人已经解开了绳子,准备划船。其中,张寒正在使用特殊设备通知一些东西,可能是一架直升机。

  “杨胜,你真的很虚弱.不能说服我,就这样?你为什么不公开和我打架?你可以收集,我可以销毁。看看谁笑到最后。你敢当男人吗?你现在一定很开心,但我不会让你这么开心的。我想告诉你,无论你是什么样的人,我永远不会被你说服,永远不会和你站在同一立场。”我在杨胜后面喊道。

  “我讲究效率,你不要招惹我,什么男人的方式对我不起作用,我只会用有用的方式!至于你的《永不妥协》,我很抱歉.陈,现在不是我放弃你的时候。你知道我有多想在你面前证明我吗?我唯一的朋友.我应该这么说吗?所以,我还在等着说服你的那一天。如果……”杨胜说这些话的时候没有回头,但是说到这个如果,他突然转过身来。

  这个转身让船跟着他的动作微微颤抖,但他却稳稳的站在船头看着我继续道:“如果你终究没有被说服,那我宁愿毁了你!就像科学道路上的错误结论一样,之前的所有论点都会被推翻.感情也是一样,最后证明是错的,那就去掉吧,除了你我之间的感情,你应该是被淘汰一百次的对象.虽然现在看起来很有使用价值.一切都只是我的想法。别以为只有你知道昆仑遗迹的位置,我也能感觉到,虽然慢了一步。”

  船已经开始划了。他站在船头,我站在岩石边。交谈的距离越来越远.好像是在讽刺我和他的现实。

  这一幕让我苦涩,我大声说:“你这个孤独的可怜虫,要不要我跪拜认你?去你妈的!这是永远无法实现的白日梦。如果我是你,我一定会回去见我可怜的妻子,永远见不到我父亲的儿子,停止我的错误,愿意为生活忏悔。”

  但此时杨胜已在陌陌转身,但他的声音飘入我的耳中:“我除了信念一无所有。”

  “那我为什么一定要低头?”我喊了一句。

  但是杨胜不再回答我了。小船刚刚快速划向深潭中一个宽阔的水面,天空中又响起了直升机的声音.

  第一百五十五章约翰尼叔叔的漂流

  直升机最终接走了杨胜一行人。虽然我们当时都很累,很沉默,但我们还是觉得杨胜一行人的出现就像是一场梦,更像是一场闹剧。如果帕特尔的尸体被他带走,那也就不到一个小时了,让人感觉恍恍惚惚,真的无法接受这种剧烈的变化。

  之前还是希望。在——中找到大师和他们,不确定他们能否成为现实,莫名其妙地成为触手可及的事。就连失踪的表哥萧成干也站在我们中间。谁能马上接受这个改变?

  直到萧成干一行人离开了十来分钟,程青作为第一个反应过来的人,轻轻叹了口气说:“这个答案和之前我们不确定的时候有什么大的区别?但成干的大表哥站在这里。程颐,我担心我们的计划会有很大的变化。”

  “成毅,我还有其他亲戚在他们手里,我……”说到这里,一直牵着大表哥的手,表情悲喜交加的萧成干忍不住开口了。

  心里没有烦闷。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教令应该已经取消了。可笑的是,在杨胜认为他可以威胁我之后,它被解除了.我自己都想不到杨胜是四大势力的真正核心人物!

  命运真是巧合。当我们不被允许在中国生活时,杨胜找到了师父和他一行人的线索,带回了两条真正的线索.但是这么大的喜事现在成了恐吓我的借口.以前一定要追,就算能找到昆仑所有的东西,也是一样的,因为我是“毁灭者”。

  现在我是他们在昆仑找东西的工具,因为他们有我要低头的筹码。虽然杨胜的最后一句话让我很担心,但他对昆仑的事情有所感应.真的只是这样吗?

  被追杀好吗?还不如被胁迫。这样的年份有什么几何差异?

  加上莫名其妙的、偏执的和快乐的,仿佛我找到了一个突破口来说服我的杨胜.还有一个莫名其妙的,迷茫的未来.我不能给自己一个不无聊的理由。

  “成毅。”小程干叫我,用近乎祈祷的眼神看着我。

  我不知道说什么好,就站起来拍了拍萧成干的肩膀。我不能敷衍朋友,只能小声对肖成干说:“给我一点时间,好吗?我现在想不出关于未来的线索。”说到这里,我的目光落在约翰尼叔叔的身上,我继续苦涩地说:“我不知道我的命运是否注定坎坷。我只是看到了一点希望。比如约翰尼叔叔给了我们五个死魂地址,现在连一个都破了。如果你继续这样下去,你可以走到蓬莱去看师父和他们.但是有这样一个令人费解的转折点.真的,我很乱,给我一个。

  小程干站起来,也拍了拍我的肩膀,什么也没说,莫名的信任,一切就当你什么也没说。

条留言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