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哥哥,请你温柔一点,男友将我和闺蜜一起上

2021-02-23 科技知识

  …… .

  巴袁扭了巴半天,却没想出个所以然来。一个小时过去了,日期和天气还在周记上。

  「哎,三儿,今年高考题做好了吗?」在范玮琪旁边,她的胳膊肘戳着她的腰。

  去年的高三学生今天刚走,全校教职工召开了「承前启后」的宣誓大会。高一高二学生自学。

哥哥,请你温柔一点,男友将我和闺蜜一起上

  「是的。」巴元吸了吸鼻子,喉咙发干。瞥了一眼窗外,又盯着后门,确定没人。

  「感觉怎么样?能拿多少?」范玮琪喜欢在自习课上窃窃私语,正因为如此,巴远不知被李牢头点名多少次。

  「不太好?没有他们的同时……」

  「巴元!」

  还没等我们说到这里,一位优雅的老教师站在二年级三班门口,声音粗哑,语气阴沉,戴着土红色的有色眼镜。刚才宣誓就职会的气氛应该比想象的还要差。

  「该死~」巴三笑咬着牙齿,每次一开口就被抓住。

  范玮琪低头对着巴元的衣角道歉。这个班以前笑过两次。

  被点名的人站起来,拍了拍范玮琪的手,让她放心。他白皙的脸上挂着一抹尴尬的笑容,灵动的大眼睛抬了起来,看着李牢头的那一瞬间,他蹲下了。

  门口的老老师这样看着她,一脸慈爱的摇摇头:「你妹妹找你。」

  话音未落,一直低头打孙子的青春期男生都兴奋起来:

  「八元姐姐来了,八元姐姐来了~」

哥哥,请你温柔一点,男友将我和闺蜜一起上

  「安静,安静!」李牢头双手贴在背上,身子前倾了不少。似乎光是控制局面就消耗了他所有的真气。

  巴元一手扶着桌角,一手扶着额头。尽量让自己保持理智。巴奇和巴克,不管哪一个来了,都有让她马上转身从四楼跳下去的冲动。

  「是,先生!」语气无力,精神涣散。巴元决定。这个星期,她将记录她两个姐姐的所有罪行。邮件将向远方关心她的父母展示她成长过程中的癌症。

  「三儿~」门口是巴科,齐肩的修身连衣裙已经蹭到脚踝,一头大头发收在一边,搭配香奈儿的深色口红。她歪着头,朝巴元挥了挥手。难怪班上的男生比客户更兴奋。

  「对不起,姐姐忘带钥匙了~」她抱住巴的左肩,临走前还不忘礼貌地和李牢头告别。

  忘记重点不是重点。她只是享受学校里的关注,享受被比她小半圈的小虎抱着的感觉。

  巴科是第二个,比巴元大6岁。是巴家三姐妹中最漂亮的。高鼻梁,深眼窝,柔和的面部轮廓,结合了中西两种美。当我还在程楠一中的时候,我获得了三年的大学校花,这是一个流传至今的传说。

  八七是老大,比八元大8岁。也是有名的美女。与巴科的混血儿风格相比,巴奇更倾向于她的名字,是一种古典旗袍美女。她也是城南一中的校花。

  第三个和两个姐姐比,不如。美则美矣,柳眉细长,瑶鼻秀丽,腿细肤白,身轻。它不像巴科那样令人震惊。这么多年来一直比较,资质变得平庸。

  高二(3)班在四楼走廊尽头。上台阶就是要过(1)班和(2)班。就在这时下课铃响了。巴元咬着牙说:「妈的。」抓住姐姐的手腕跑上楼梯。

哥哥,请你温柔一点,男友将我和闺蜜一起上

  隔壁班的楚(2)食指和拇指放在嘴上,对着吹着口哨,另一只手还不忘砸向旁边的人:「你看,巴远的妹妹又来了,我/靠,怪不得传说,哎,你哥真有福气。」

  余用手指交叉在桌子上抵住下巴,听到楚的哨声响起后耷拉着的眼皮抬了起来,又悄悄向后退去。

  他脸上有十七个少年的魅力。留着干练不羁的短发,校服里面的白衬衫领子微开,衬衫袖口和校服一起卷进手臂中间,露出白皙的皮肤。五官棱角与热天冷天不同,浓眉笔直有序,与长长微卷的睫毛相得益彰。有一种男生,你多看他一眼就想回到青春。

  被外面的人迅速拖走的巴科,隔着走廊的铝合金窗,在尴尬的尸体上停留了三秒钟,转头问:「太尴尬了,我不是应该上去打个招呼吗?」

  巴元没给她机会,就把她拖到了三楼。最后,她松了一口气:「巴科,我告诉你,如果你下次敢穿成这样来我的学校,」她深吸了一口气。「我会报警的。」

  「好吧~随便,陪我喝一杯,三个孩子,我很难过!」

  不变的开场白。

  *

  巴科把左手放在方向盘上,右手食指放在汽车显示屏上。墙角也不停的往下看。从朴树的,到唐乐队,再到周杰伦……找不到想要的歌了。

  「你听哪个?」巴元把一只手放在车窗上,靠在头上,给了她一个白眼,表示你在开车。

  驾驶座上的人没理她,干脆弯下半个腰,走近显示屏,完全无视道路。

  巴三笑几乎没有因为她的举动而爆发:「巴科,你……」

  程楠的地形很特殊。整个城市建在山上,生在海边。最低海拔只有1-2米,刚好和海域相连。这座山的最高海拔为300米,因此近300米的海拔差异造就了程楠独特的地形。整座城市的房屋和街道都是沿着这座山建造的。进入陡峭的楼梯。街道有斜坡,街道两旁的现代公寓都是建在打桩铺成的地基上。有点像法国普罗旺斯的戈德斯。

  他们现在所在的街道坡度接近45度,巴科正在向上行驶。只要她轻拿轻放,松开油门,那么.

  「轻松,轻松,我有分寸。」终于,她找到了自己想要的民谣。她直起身来,勾起一个厚厚的唇角,笑了。「我好久没回来了。真的很怀念高中。我怀念放学后坐在自行车上,从街尾冲下来的日子。」

  巴三笑歪头看着窗外,显然对她的回忆不感兴趣。

  ".那时我们也玩,看谁一路冲下来刹车的次数最少,你说刺不刺激?疯狂不疯狂?」

  副驾驶的人冷冷瞥了她一眼,答道:「疯了!」

  即使态度冷淡,语气乖张,但是巴柯还是最愿意和巴元聊天,巴旗也是。三姐妹是从小一块长大的,秉性脾气都是了解的。

  巴元就是那种嘴冷心热的人。别看她年纪小,可有时候她说得话比远方的爹妈知心多了。

  南城又被称为空巢城,人口年龄几乎都分布在3-19岁,50-70岁。在这里出生,读完高中,出城上大学,然后在外面工作,等退修了回来养老。这是南城人扎根在脑海里的生存方式。巴元的爹妈就是典型的例子,他们生一个往家丢一个,等他们成年了又接走他们。

  也不是没有人尝试过毕业以后回南城发展,但是都失败了,越活越没有斗志。这里依山傍水,悠然自得的生活节奏只适合养老。所以高考就成了南城少年变相的一种成人礼。能考到高分,能考上名校,就能摆脱这里。去更高的天空飞翔。

  巴元印象中,她每周mail过去周记,元家的两位家长都是顺着这个思路跟她捋一边人生。

  「Lucky~」巴柯愉快地打了一剂响指,「有车位。」

  因为地势陡峭的关系,山上的每一家公寓旁都会打桩多垫一个水平的地基,方便停车,但是可用的地方不大,挤挤靠靠的,一次也就能停两辆车。

  巴元解了安全带,临了也没忘嘟囔一句:「都叫你在南城不要开车了。」

  「知道了,亲爱的,快进去吧~」

  这家店自打巴元出生就有了,以往巴家三姐妹一有心事儿就来这里喝酒。那时候八旗念高三喝白酒,巴柯受不了那辣味就整啤的,还念小学的巴元只能被迫呡两口米酒。

  店长是个60多岁的老夫人,后厨的厨师长是她的丈夫,一家60多平的店面,统的就这么两个人打理,却也井井有条的。

  「你请客?」巴元的舌尖下意识地舔了舔唇边。嘴里的唾液瞬间分泌了出来。这是她看见餐馆饭店的本能反应。全南城的人都知道,巴家小三,能吃。

  「放开吃~」二姐拍拍胸脯,提了提腰包。

  「婶儿,我要三碗凉面!」

  这边巴柯的眼睛提溜一圈,也没算明白:「三儿,就我和你,要三碗做什么?」

  「哦,忘了还有你……」巴元咬着大拇指盖,细长没有修饰的长眉挑了挑,冲老夫人改口道:「婶儿,要四碗。」

  Whatever~

  ☆、过臻

  这家店正好在南城的半山腰,成了分水岭。上半截儿多是一些大型的超市、购物中心和一些娱乐场所。下半截儿基本都是学校,从幼稚园到高中。而住宅房一般都在海拔最低的沿海地带,绕着南城一周。说它像普罗旺斯的Gordes,可又不像。Gordes的艺术性很强,南城则是生活气息浓厚,让人远远看上一眼,都觉得很舒服的一座城市。

  巴小三她们坐靠窗的地方,因为山上的麻将馆还没有散场,山下的中小学还没有放课。所以现在很容易占到有利的地理位置。透过水色青青的玻璃,一眼望出去,蓝天碧海的,让人心旷神怡。

  老夫人很快就把凉面端了上来。顺带着还有巴柯补的一锅米酒。她低头冲巴柯笑笑,表示:回来啦!也没有因为看着她长大的,所以过分热络。这是巴元最喜欢来这家店的原因之一,她喜欢老夫人那种清修寡淡的性格。

  「说吧,这次回来又是因为什么?告诉爸妈了么?告诉过林哥了么?」巴巴地一串儿,她把自己想问的一股脑全问了,接下来,她只要负责吃和听着。

  巴柯的表情突然软了下来,眼眶里的泪圈说来就来,端起眼前的米酒一饮而尽:「三儿,你说我真的要嫁给过林么?他那不可一世,以自我为中心的臭脾气,我真的受不了~巴旗就是最好的例子~他和过桥结婚两年了,哪一次回来不是哭得稀里哗啦的~」

  「那就不结,反正你们也只是公开了男女朋友的关系,又不一定要结婚。」巴元很擅长回应这些,怎么说,这些女人的无理取闹。

  那边停了一会儿,半天没有接话。巴元把嘴里的面条咽了下去,沾了一口米酒,她还以为巴柯接下来会说一通过林大哥多好多好,自己又只能非他不嫁之类的话。没想到……

  「可是……」她呡了呡唇,捏着酒杯的手抖了起来,表情有些…狰狞,「可是,我怀孕了!」

  巴元一口黄瓜拌着辣椒正好卡在嗓子眼儿:「咳…咳…」

  那种感觉你明白么?想喷出来又不能喷,不是因为觉得丢人,而是因为舍不得。巴元每天都在为了一口饭和自己身体本能作斗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