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和老熟妇宾馆456,去同事家换着玩

2020-11-22 网络问答 评论 阅读

  杨光转向老鸟说:“这个拓跋同志是省考古队的一员,这个王学元同志是这个学校的老师!”

  “既然这样,他们半夜偷偷溜到鬼路干什么?”老鸟问。

  杨光看了一眼王雪原:“刚才王老师跟我说了实话,他女朋友是周杰,这个案子的第一个受害者!案子没破,凶手也没见过。他不急,所以想私下调查这件事!没想到你被夜巡抓了,引起误会!”

  老鸟摇摇头,嘀咕道:“我明白了!别怪我没提醒你,凶手没有人性,私下调查很危险,容易打草惊蛇,影响我们警方办案!如果真的想早点抓到凶手,给女朋友弄雪,就老老实实呆在家里。你是老师,不是警察。让我们破案吧!”

和老熟妇宾馆456,去同事家换着玩

  王雪原是个老实人。既然警察都这么说了,他只好唯唯诺诺,同意了诺诺的说法。

  “杨哥,曹怎么样了?”这只老鸟问杨光。

  杨光喝了口水:“我睡着了!”

  老鸟皱着眉头说:“一草今天的行为也很奇怪。她大半夜穿着睡裙去鬼路干什么?我们已经下令宵禁。她在工作中一直很有分寸。她怎么能违抗命令呢?”

  杨光摇摇头:“我也对她今晚的反常行为感到很奇怪。明天问她!”

  原来,我和王学元正要离开办公室。听完他们的谈话,我回头对说:“杨组长,我们能谈一会儿吗?”

  “你在说什么?杨组长有那么多事要做,没时间跟你废话!”老鸟粗鲁地说。

  杨光举起手掌示意老鸟闭嘴,然后做了个请的手势:“这边请!”

  我让王雪原先回公寓,然后跟着杨光到走廊尽头的小天台。

  “你抽烟吗?”杨光递给我一支烟。

和老熟妇宾馆456,去同事家换着玩

  “谢谢!”我接过烟,点燃了。

  “拓拔同志,刚才我查你的档案的时候听到了你的故事。我没想到你会帮助对抗恐惧,阻止圣战的阴谋。真是自古少年英雄!”

  “杨组长过奖了,我正好是!”我谦虚的说。

  杨光笑了:“让我们回到正题。你想和我谈什么?”

  我吐了个烟圈:“一草,你刚才说的是那个女警察吗?”

  杨光点点头:“你想说什么?”

  “你相信世上有鬼吗?”我盯着杨光的眼睛,直接问道。

  杨光惊呆了,没有直接回答。相反,他一口接一口地抽着。直到烟蒂快要燃尽,他突然丢掉烟蒂,吐出两个字:“我相信!”

  “好!既然已经表态了,可以继续谈这件事了!”我嗤之以鼻:“你觉得一草今晚有点奇怪吗?”

  杨光点点头:“真奇怪。当我们找到她时,我们还有点神志不清,就像……”

  “就像梦游一样!”我说。

和老熟妇宾馆456,去同事家换着玩

  “对,就像梦游一样!”杨光抬头看着我:“你知道原因是什么吗?”

  我弹了弹烟蒂,缓缓说道,“根据我看到的症状,她很可能是鬼附身了!”

  “鬼附身了?”杨光诧异地看着我:“拓拔同志,你开什么玩笑?”

  “当然不是!说说这个案子吧!”我很平静。

  “这是连环杀人案!连环杀人并不罕见。不寻常的是,凶手的残忍和变态超乎想象。死亡人数已经上升到三人。我们初步估计凶手是学校里的人员。我们已经秘密展开了网式调查,但一无所获。说实话,现在案子僵持不下,根本找不到突破口!”说到这里,杨光沉重地叹了口气:“我这辈子破过很多案子,但没想到会被这个案子难倒!”

  我看着杨光的眼睛,慢慢地说:“这起连环杀人案首先由当地刑侦队跟进,但刑警队忙了几天,什么也没发现,凶手在警方办案的同时继续作案,让警方毫无线索破案。刑侦大队没有办法报案,上级会把你送到刑侦大队继续跟进。但是,在调查中,你发现这个案件的作案手法令人难以置信,有些甚至不是人为的,对吧?”

  杨光犹豫不决:“我反复阅读了法医记录。几名受害者没有被暴打,也没有反抗斗争。凶手是怎么在不知道的情况下挖他们的子宫的?”

  “你检查过毒理反应吗?”我问。

  杨光赞许地看了我一眼:“我没想到你会这么专业!当然,这个问题我们也想过。为了让被害人失去抵抗力,很可能使用摇头丸等药物,但法医在被害人体内检测不到任何毒理反应!”

  “这么说你越来越确信这起谋杀是厉鬼谋杀了?”我问。

  杨光说:“如果我们是警察,我们应该相信科学。我当了这么多年警察,现在这个信念已经动摇了!”

  我托着下巴打坐:“一般来说,厉鬼杀人只有两个原因,一个是复仇,一个是修炼!你查过三个受害者的背景了吗?他们之间有什么共同的联系吗?”

  杨光说:“是的,但是三个受害者彼此不认识,他们的背景完全不同!”

  突然想起之前关于鬼道的传闻,顿时眼睛一亮:“那么,杨组长,你回去查查,看看这个大学有没有凶杀案!”

  杨光可能明白我的意思。他点点头:“你是说那个死于报复的鬼?”

  “很有可能!”我说。

  杨光道:“我连夜调查,等我电话!”

  回到公寓,王雪原没有睡觉,坐在沙发上一根一根的抽烟。

  “明天没有教学?还不睡觉?”我问。

  王雪原站起来:“你终于回来了!哎,今天真的很抱歉,给你添了麻烦,让你受了委屈!”

  “嗨!我带你去的。我怎么能怪你呢?”我说。

  王雪原说:“我知道你也想帮我。结果……”

  “唉!你当学生会主席的时候就不是这样的婆婆了!我们是兄弟。兄弟之间没有必要说对不起或者对不起。赶紧睡吧。这件事我一定帮你调查!”我拍了拍王雪原的肩膀。

  “如果凶手真的是厉鬼,你会吗.你会有危险吗?”王雪原紧张地问。

  “放心吧,山人自有妙计!”我笑了笑,直接躺在沙发上:“好了,晚安,我也困了!”

  第二天早上,我还在梦里和古笛缠绵的时候,手机突然响了。

  尼玛!

  我差点直接去骂娘。就在梦里,我正要脱下古笛的衣服,可就在这个关键时刻,手机响了,我醒了。

  我拿起手机,看到是杨光。昨天分开的时候留下了彼此的电话号码。

  我的怒气平息了,赶紧拿起电话:“杨组长你好!”

  “就叫我,别当杨的头领,好别扭!”

  “哦,好!”

  “昨晚你让我调查的事情已经引起了注意。你现在来刑警队办公室找我!”

  挂掉电话,我洗了个澡,冲走了酒味,然后吹了个浑厚的发型,来到了重案组办公室。

  “你又来这里干什么?”老鸟站在门口拦住我的去路:“这是刑侦大队的办公室,不是你们这些闲人随便出入的地方!”

  “老阳打电话给我!”我眯着眼睛看着他。

  “老阳?组长杨?杨组长你熟悉吗?”老鸟很惊讶,我会叫杨为“!”

  “老鸟,让他进来。我叫他来!”老阳走出办公室,亲自带我到他的私人办公室。

  杨光关上门,拿出一份文件,放在我面前。他开门见山地说:“脱脱,你很聪明。昨晚你按照自己的思路查了一下,发现了新情况。十年前,这个学校发生了一起杀人案,案发现场在鬼路!”

  我心里咯噔一下,不出我所料,案件的箭头已经指向了厉鬼。

  其实从内心来说,我不想看到这样的结果,我希望是人为的,而不是厉鬼。

  我翻了翻卷宗,十年前的那个案子,卷宗也变黄了。

  案例介绍里有当时犯罪现场的照片。照片上,有一个女孩。她的衣服被撕扯起来,露出了饱满的胸部,下体光秃秃的,血肉模糊。她盯着一双凸出的眼睛,脸上有瘀伤,表情不满意。其实她的五官还是不错的。她活着的时候,应该是一个大家都爱的漂亮姑娘。

条留言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