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好紧,好舒服,老师下面好大进不去

2021-04-08 网络问答

  三个人又见面了,按照一像当初的想法,沿着冰冷的「洞」壁「摸」索回去找「洞」。这时候走在前面还是比较独特的,中间是马,最后是蓝蝴蝶。

  真的有用。走了大概四分钟,终于感受到了清泉的温暖,看到了人间仙境。一个个像长了一口气一样,从「洞」里钻了出来。

  「小爷?你们.你为什么在这里?」蓝蝶眨了眨眼睛,一脸茫然地问道。

  「扯淡,我哪里不在了?」斜了她一眼,心道,这丫头今天怎么了?你怎么能冒险胡说八道呢?

好紧,好舒服,老师下面好大进不去

  突然有一个像你一样的人感到脊背上的汗毛竖了起来,他惊讶地张大了嘴巴,歪着头看着面前的蓝蝴蝶。她是一只蓝蝴蝶吗?没错吧?甜美的小脸,尖尖的鹅蛋下巴,修长的指尖,丰满的身材带着「性」的感觉,头顶上的蝴蝶发夹,绝对是一只蓝色的蝴蝶。

  但是.但是蓝蝴蝶不应该自己背后出来吗?她应该在绳子的尽头,在马丫的后面,她怎么可能先从岩石‘洞’里走出来呢?

  「嘿!小爷?你傻吗?你为什么带着感情盯着人看?」这也是蓝蝶对你这样的人常用的语气,没错!

  一个像你看到的围绕着蝴蝶优美身影的圆圈。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镜,摇了摇头,并没有在意任何男性‘女性’的禁忌。等了一会儿真的伸出手摸了摸蝴蝶的脸。蝴蝶羞红了脸,想要躲起来,最后低下头,让一只像她粗糙的手一样的手触摸她油腻的小脸。

  是她,肯定是她,没错。一个像你这样的闻了闻他的手,蝴蝶常用的一种法国化妆品的香味还残留在他手上。

  「坏死你,我的甜妹看到了怎么办?」蓝蝶娇怒道。

  「坏了!」一个像你这样的喊着,转身心甘情愿的拉着绳子。绳子的另一端不是一只蓝色的蝴蝶。怪不得那家伙一直不说话。

  「丫的?是吗?随便跟我说点什么!」一个像你一样的人在浓雾中绝望地呼喊。

  「哥哥,我没事。」幸好马亚的声音响起,那家伙没有拿黑手对付马亚。像你这样的人赶紧把马丫拉出雾里的「洞」。

  马亚还在拽着手里的绳子,绳子的另一端还没有坠过天空,身后的家伙还没有松手。

  「啊?蝴蝶姐姐?兄弟,怎么回事?彩蝶不是在我们身后吗?她是怎么出来的?」马雅也不明白。

好紧,好舒服,老师下面好大进不去

  她后面的绳子稍微松了一点,因为另一端的马没动,但她还是往「洞」的方向走。

  「没时间给你解释这些了!后退,瞄准!一会儿出来什么,马上拍!」一个个像吼道。

  三人组成了「交叉火力」,瞄准了「洞」的方向。只要那个家伙敢「露脸」,他就会被贴上「肉」筛子的标签。

  绳子一脚一脚地掉到了地上。当最后一根绳子即将被牵引出岩石‘洞’和‘洞’口时,三个人的心几乎都挂在了他们喉咙的眼里。像你这样的人甚至认为也许另一只蓝色的蝴蝶是在「露珠」的早期。那个家伙已经伪装成蝴蝶了,那你怎么判断她是不是真的?你想开枪吗?

  绳子另一端的心结终于从「洞」口的浓雾中「暴露」了出来,但它只是「暴露」了一下,然后就倒在了地上。它的背后,没有人拉它,只有无尽的雾气吞噬着一切,没有人影,也没有东西。

  第三十九章水中镜中月

  无双放下枪,转头疑惑地盯着蓝蝶。蓝蝴蝶非常尴尬和不舒服。-

  「小爷,你在看什么?人家的.比香姐还大,嘿嘿……」她想缓和尴尬的气氛,故意开玩笑。这也是蓝蝶经常谈论接吻和开玩笑的方式。她对自己的身材很有信心。

  「丫的,走,给我‘碰’‘碰’她!看她是人还是鬼!」像你这样的人不能确定这只蓝蝴蝶是不是真的,所以这是最好的办法。

  「哥,你忘了我刚才对你说的话了吗?你怎么能这样对凯迪修女?别疑神疑鬼,既然出来了就这么办吧。」马娅说。

好紧,好舒服,老师下面好大进不去

  「蝴蝶我问你,刚才我们在‘洞’里的时候,你抓着绳子的末端去哪里了?为什么叫你不同意?」语气像是在审问犯人。

  「你给我打电话了吗?我没听见吗?你怎么敢谈论我?我还发现了我这边的‘洞’墙,叫你们俩好久不要回我了。」蓝蝶说。

  「然后呢?」

  「然后我搓着绳子去找你们两个,但我不知道为什么。当我‘碰’到对面‘洞’壁的时候,我手里的绳子的那一端就迷茫地变成了一个绳头。我也觉得奇怪。我不停地‘碰’着‘洞’壁,走了出来。然后你就出来了。」蓝蝶的解释很有道理。

  一个喜欢坐在地上低着头思考的人,蓝蝶的解释很完美,这个蓝蝶在言行上应该没问题。但他在岩石「洞」里遇到的是什么?那家伙为什么要假装成蓝蝴蝶?这样想是不对的。他没有伪装自己,但在那种情况下,他被误认为是一只蓝色的蝴蝶。他一直抓着绳子的末端,跟着他们,把他们安全地送出了「洞」。他打算怎么办?

  「哥哥,我觉得那东西并不想伤害我们,我们也不想去探索隐藏在‘洞’和‘洞’里的秘密。」马娅说。

  「也许是吧。」像你这样的人仰望天空的颜色。此刻,东方尽头的天空已经隐约可见鱼肚白。半个多小时可能就亮了。

  他抬头一看,突然皱起眉头喊道:「不!我们被骗了!这不是我们当初进来的那个岩石‘洞’的入口,而是我们走出的那个无尽的岩石‘洞’!」

  「啊?为什么你说的话让我很困惑?看,这不是春天吗?里面还有热泡泡。兄弟,你傻吗?」马雅问他。

  不是我,是你们两个。仔细找找。尸体跪在「洞」口前怎么办?为什么没了?我们刚才看到了。我们还检查了他们身上是否有伤口。它们出来的时候是怎么消失的?有什么东西把尸体移到我们脚下了吗?

  两个女孩一个接一个像这样的提醒,也是大骇,小少爷说的没错,这里绝对不是当初。的那个入口了。乍一看和那人间仙境一模一样,可现在一瞅,正片泉眼附近的草木已变化成了另一幅景象,而且就在那口泉水正中间好像还飘着一块黑乎乎的大石块。

  「我的天!」蓝彩蝶捂着嘴惊讶着。

  「用绳子把那东西给我套上来看看!」无双命令彩蝶。

  蓝彩蝶用绳子前端系成一个绳套向水面正中间那块看似是黑石头嘎达的东西甩了过去,准确地套中,三人合力把那东西拽了上来。

  那不是一块巨石,而是漂浮在水面上的一口黑‘色’棺材。棺材密封的很好,可却看不出这棺材到底是什么材质铸造的,棺材盖嵌缝间镶了一层厚厚的石蜡,可石蜡已经被人划开了,也就是说在他们来到这里之前,已经又一拨人提前赶来打开了这口漂浮在水面上的石棺。

  「哥,这里边是呼勒庆的尸体?」

  无双说:「理论上分析是没错,但我怀疑这里边的尸体要么已经丢失,要么已经腐烂,边沿的石蜡都被人划去了。」

  「小爷,你说咱们真的是在那条岩‘洞’的另一端嘛?我觉得好像不是,你看,水潭四周的景‘色’虽然少有变化,不过明显长势都比咱们进来时经过的那个水潭附近的植被还要茂盛一些。我有个大胆的猜测,说出来你俩别骂我。」蓝彩蝶说。

  二人看着蓝彩蝶,等着她说出她自己的判断,其实无双也有疑问,他们确实是在岩‘洞’中被那层‘迷’雾遮住了眼睛,但方向应该没错,怎么会走出了‘洞’‘穴’呢?

  蓝彩蝶一字一句地又说:「我觉得这里好像是倒影!」

  「倒影?」‘女’孩子在这种情况下想象力不是比男孩丰富,而是她们看待问题的角度跟男孩不同。

  马丫好奇地打量着四周的环境,蓝彩蝶说的没错,这里几乎复制出了入口水潭附近的一切,可唯独所有植被的长势不同,而且多了一口棺材。说它是倒影可能有点‘抽’象,这么解释吧,他们开始判断如果这里是呼勒庆的坟冢的话,那么这口石灰泉之下就应该保存着呼勒庆的棺椁。那么他们现在所在之处,就应该是水下的世界了,所以才会看到呼勒庆的棺椁。

  「小爷,棺材上的铭文你认得嘛?」蓝彩蝶指着古怪的铭文问道。一般古人都喜欢在棺材盖上刻下铭文。

  铭文也有讲究,它的作用也有很多,有些生前是恶人的,那么死后棺材盖上刻下的可能就是他的罪行和一些诅咒的言语。像呼勒庆这种名震天下的大将军估计应该是他戎马一生立下的赫赫战功。当然了,还有一种可能,上边也有可能刻下的是咒文,用来封印尸体邪气的。

  「这是古斯通语,最早期的‘女’真人,鲜卑人,‘蒙’古人通用的语言,是现在‘蒙’语和满语的雏形。」无双答道。

  \哈哈\

  「啊?小爷,这……这不好吧?他可是‘阴’阳玄道的先祖啊!是不是有点不敬?」

  「没啥不敬的,我只是想确定一件事!听我的,打开!」无双走到棺材头,已经把手搭在了棺材沿子上了,只等两个姑娘伸手帮忙。

  俩姑娘扶住了棺材尾不的沿子,与无双合力使劲儿往上抬。这口特殊材质打造的棺材本身就不沉,再加上外边密封的石蜡已经被划开,打开它简直轻而易举。轰地一声,棺材盖被三人扔在了一旁。

  第40章 呼勒庆要等的人

  不出无双所料,棺材里空空如也,连呼勒庆的骨头渣都没剩下一块,尸体不翼而飞了。

  「啊?怎么会这样?是谁偷了呼勒庆的尸体?」两个丫头惊讶问道。

  「你们这么说不准确,应该问是,谁放出了尸体。刚才在岩洞浓雾中多出的那个人可能就是呼勒庆。」无双一字一句道。

  这时,无双不经意抬头撇了一眼两个姑娘,却在两个姑娘脸上发现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这微笑看似平常,可笑容中却夹杂着冷漠与深邃。无双立刻后退了几步警觉地打量着两个异样的姑娘。

  「你们到底是谁?」他冷冷道,他无路可退。

  「哥?你怎么了?神经兮兮的?我能是谁?你发烧了?」马丫的脸上恢复了往日的温意,但刚才那不经意的一抹邪笑还是没有逃过无双的洞察。她伸出小手想去摸摸无双的脑门,却被无双推开了。

  「别装了,我明白了,从我们三人在浓雾中分开那一刻,你已经把我的朋友给我掉包了是吗?这么玩没意思,你到底是谁,你想干嘛?现出真身吧!」他这话不是说给两个姑娘听的,因为她们根本不是冒牌货,无双的眼镜瞪着岩洞中的浓雾,那家伙应该就躲在里边操控着他的木偶傀儡。

  「哼哼……哈哈……哈哈……」岩洞的浓雾中传来诡异的笑声,声音越来越近。

  那一刻,刚才还陪伴在无双身边的俏皮蓝彩蝶,和心上人马丫的肉身渐渐模糊,然后幻化成空气中的无数缕尘埃消失了。这都在无双的意料之内。

  「妈的!骗我?」无双口吐三字经。

  一个若隐若现的轮廓从岩洞中不紧不慢地走了出来,他身形高大魁梧,简直能装大下两个无双。只是他身体四周被一团浓雾包裹着,使得无双根本看不清他的真实面目。

  「你到底是谁?你想干嘛?我的朋友呢?」无双逼问他。

  「她们?那两个姑娘?她们很安全,你在意她们嘛?你比你的祖先更加懂得****,这是我没有想到的。也许是因为你的血统本就不纯正吧,但这些都无所谓,关键的是你很好,你比他好。」那模糊的人影轮廓说着阴阳怪气的话,他的语气十分飘忽,声音十分怪异,并不是说他声音如同狼哭鬼嚎,而是……他的声音中夹杂着两个不同的频段,让你无法判断他的肉身到底是由一个人组成的还是两个人。

  他轻轻从无双身边飘了过去,蹲下身子在那口清澈的泉水前用指尖轻轻触碰了下,水面形成一道逐渐扩大的水波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