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熄粗大公车,纯肉小说大尺度

呃~荣有堂尴尬杵着,颠扑不破,脸红耳赤。“听说在你打开之前,和现在很不一样?”赵泽勇研究着眼前的美人计.怎么看都觉得自己欠收拾。“是的。”荣有堂很尴尬,解释道:“我妈抑郁,后悔,抑郁,吃住不好,导致早产。小时候长得丑:矮,头大,头发稀疏,面黄肌瘦,十三岁的时候——。”荣有堂想了一下,在胸前做了个手势:“大概就这么高。周家老是笑话我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