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湿好硬好,长篇调教

听了顾的指示后,他立即退到安全的距离,过桥去填河。顾白树见他走路有些样子,对过桥填河的进度有些吃惊。这个人的学习能力真的很强,和刚认识时的乱走完全不一样。过桥填河,似乎是摸索着找到了自己的走法。虽然还是有些不足,但是进步太大了。顾把目光从过桥灌河上移开,又看了看野牛。野牛身上的黑点越来越多,最后几乎覆盖了全身。当它的名字变成“野水牛”时,顾白树立即拨沙,成功地拉起了他的仇恨。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