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色短小说经典,操我啊很舒服快点啊

「你是谁?」我好不容易从桌子上把茶杯打开,倒了一杯水递给他,按得心脏都快跳了。「下个月冯哥!」他说这话的时候脸上很平静,我当时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后来知道了他的大名之后,我感受到了他此刻的平静和从容。「我是楚国的疯子,他唱了一首疯狂的歌来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