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人湿的文字,一个舔上面 两个舔下面

乔国邦走过去,坐在他旁边的沙发背上。「怎么,不欢迎我们?」说着,看了看乔妈妈,乔妈妈站在门口没进来,就是不敢进来。乔舔了舔嘴唇,起身拍了拍他的身体。「我来倒茶。」「我们不需要茶,我们有点饿了,尤其是你妈妈,她在雪地里站了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