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爸爸总是上我,我的年轻岳坶

2020-11-22 数码外设 评论 阅读

  皇后的求情,其实重点是提醒建德皇帝这一点,具有威胁性质。王子是储君,不收费。怎么才能让他保持封闭?

  当然,打雷下雨都是你的好意,建德皇帝是天子。如果他不想放手,别人也没办法,但按照他平时的风格,大部分还是会放手。

  如果事情真的成了,太后父子也不能占便宜。毕竟此举会让他们更加失去皇帝的心。但是这个时候,她真的忘记了。王子被关了很久,人心浮动。那些有实力的人,比如武安侯的骨干,都叛变了。

  安阳伯昨天设宴款待秦王,消息当晚从清宫府传到了坤宁宫。皇后立刻决定做出这个决定,但是半夜高烧给了她一个名正言顺的借口,她不用去想怎么找到建德帝。

爸爸总是上我,我的年轻岳坶

  女王已经发烧几个小时了,发烧还没有完全消退。她两颊异常暗红,呼吸短促,身体虚弱无力。但是她还是挣扎着坐起来问千年,但是能不能派人告诉建德皇帝?

  猜时间。建德皇帝已经下台一段时间了。如果他想来,是时候了。

  女王的目光专注,一刻不瞬的盯着白露。

  白露头皮发麻,却不得不直接说出来。她颤抖着说:“宫门一开,奴婢就派人来向陛下报告。”

  “陛下什么时候下朝?”满意了一会,皇后立刻命令她梳洗。

  “回禀娘娘,陛下刚刚去了陈正。”白鹭低头硬着头皮道:“奴婢命人等候,却不曾见陛下来坤宁宫。”

  第三次结束了,一个多小时过去了。如果建德皇帝要来,他可能已经走了。毕竟高烧通常来得快去得慢,所以他不能等到人好了。

  建德皇帝大概不会来了。他甚至不在乎那个想法。

  在坤宁宫大内殿,太监宫人低头站立,试图降低存在感。房间里非常安静,除了女王沉重的呼吸声。

  半响后,她的头一歪,软软的靠在枕头上,原来是生气了,晕了过去。

  “女神!”“女神!”

爸爸总是上我,我的年轻岳坶

  殿内尖叫着,顿时又乱了。

  *

  皇后高烧反复很厉害,折腾了好几天还是没见着什么,只是太子被锁了,偶尔有要求释放太子宝座的,是建德皇帝留下的。万不得已,她只好挣扎着亲自去找皇上“感情会理”。

  皇权和皇帝寝宫这两个地方,皇后说可以去就不能直接去。她要想安全抓人,只能在后宫里想办法。

  在今天的后宫,建德皇帝只会去一个地方,那就是张贵妃居住的成干宫。

  张贵妃是女王一生的克星,现在她不得不在对方面前折脸一次。即使她已经做好了准备,她的脸色依然阴沉如水。

  凤凰战车停在城甘宫外,女王被扶上战车。

  白露悄悄瞟了一眼身旁的主人,但没几天时间,原本很合身的皇后凤袍明显空空如也,让她胆战心惊。

  宫人守门人一愣,但也连忙报告进来。

  张贵妃亲自为建德皇帝奉上一杯茶,并扬起眉毛。“没想到娘娘会去妃子宫,真是太神奇了。”

爸爸总是上我,我的年轻岳坶

  她的声音温柔而湿润,但她的话有些讽刺。她没想到建德,也没说她什么。她只是淡淡地对宫人说:“让她进来。”

  他知道女王来自哪里。

  宫人传递了皇帝的消息后,皇后在千年帮的帮助下进了门。

  看到她,建德皇帝和张贵妃真的很惊讶。如果五官轮廓还在,他们以为变了。

  那个西南怪毒真的很厉害,特别是第一次中毒,中毒的人反应很剧烈,可以掏空很多尸体。与从小就练习武术的赵文瑄不同,女王身体强壮,体重减轻了很多,颧骨高耸,还有一双锐利的丹凤眼。现在

  白露等人天天看犹自,但建德皇帝张贵妃初见时,十分惊愕。

  不过两个人都是很精明的人,瞬间就把情绪压制住了。皇后看到仪式后,建德皇帝知道了,问:“皇后找我。为什么?”

  因为女王在这里,张贵妃站在第一位的一边,但她从来没有害怕过女王,也没有逃避退缩的意思,只是挑着眉毛看戏。

  女王也是一个果断的人。她立刻咬紧牙关,“扑通”一声跪了下来。她低下头说:“请听臣妾的话。

  "

  “如果女王有什么问题,就起来说。”皇帝的目光深邃,语气依然淡淡的。

  多年来,他一如既往的果断。他弯就弯,他软就软。但他狠心的时候,也可以毫不犹豫的牵起他的手。

  当年的张家让他犹豫不决,建德皇帝其实也知道张家可能有所动作,促成了他的封后,他也刻意纵容,因为这是当时封张家为女流的最佳选择。

  只是建德皇帝怎么也想不到,这一章的家人能够果断行动,不惜抛弃张淑飞,让她在短短半个月内死去。

  事后他偷偷查了一下,发现发动攻击的人只有一个,就是他新封的章皇后。

  是清的第一个女儿,张皇后是她的同胞妹妹。这个女人的心狠手辣程度远超常人想象。

  建德皇帝如何才能尊敬和爱戴皇后?

  这样一个毒蛇女,他避之不及,甚至连皇后所生的王子,他也不喜欢。

  只是建德皇帝作为一个皇帝,其实有很多事情是他自己控制不住的,比如封太子,把赵文瑄留在坤宁宫。

  人老了,爱回忆过去,但是怎么回忆呢。建德皇帝对皇后的厌恶并没有改变。在她面前,他只是皇帝,不是丈夫。

  皇后能察觉到建德皇帝的冷淡,但她不得不继续,停顿了一下。她说:“臣妾虽然知道内廷无权干涉前朝事务,但现在太子无罪,却被困在东宫,臣妾在后位,却不得不就此奉劝陛下。”

  “谚语?”建德皇帝重复了这两个字,眼神中有些玩味,这是一个很好的劝诫,也是一个公平公正的皇后。

  事实上,秦王去王庆国是对的。皇帝真的没打算废太子,即使我东宫只剩下一个空壳。他年纪大了,精力又弱,不想再折腾了。

  所以既然没有浪费,发布出来只是时间问题。王子号关闭已经很久了。该归我指挥的都走了,该放了。

  只不过建德皇帝以前很彪悍,却不能立马掉头。现在女王在这里,只是给他一个台阶。

  建德皇帝看着一脸严肃、义正言辞的样子,好像他没答应给皇后下跪,突然觉得没意思,他也懒得纠缠。

  “梁荣,派人去东宫宣布我的话,在禁军面前撤回所有的禁军。”建德皇帝挥挥手,皇后再怎么掩饰喜悦,也要道谢。“退下,”她淡淡地说

  皇后刚刚扬起的笑脸僵硬了,只是皇上的命令,她不得不离开,坤宁宫一行人不得不立即下台。

  等人们走干净后,一直很安静的张贵妃走了过来。她皱着眉头说:“陛下,这样不好吗?你为什么对他这么苛刻?”

  ——邵,的全名,的话隐晦,但显然,她是在直接问建德皇帝为什么不让做他的继承人。

  她举止自然,有些愤怒。很明显,她平时就是这么说话的,这个话题已经说了不止一次了。

  张贵妃依偎着建德皇帝坐下。螓首倚肩,抿唇,道:“我们不是说生在一处,死在一处,永不分离吗?这孩子不是无能。陛下为什么叫秦王回京?”王子是不够的。

  建德帝没有骂张贵妃,甚至连表情都不高兴,但他没有回答,伸手道

  当然,这也是建德皇帝对皇位继承人的态度造成的。他并没有因为爱儿子的能力而暗中圈定接班人,而是客观地分析群臣看谁最优秀,他选择了哪一个。

  就连当年他最不喜欢的王子也有同样的机会。

  双方想法不同,涉及的利益太大。不知不觉,父子俩渐行渐远,再也回不到从前了。

  他心爱的儿子建德皇帝的卓越现在已经看得很清楚了,偏越王已经在局子里了,要一直看着老子屁股下的龙椅。皇帝一天不死怎么能放下权威?

  再说现在秦王比越王好看。

  建德皇帝干脆维持现状,稳稳坐钓鱼台,直到闭眼,他们赢了也无妨。

  只要不是明显低人一等的皇子继位,就可以了。

  像往常一样,张贵妃没有得到答案,也没有继续说她爱她的儿子,但她也爱皇帝。既然他不喜欢,她也不会勉强。

  几年前她还会有点脾气,现在不会了。建德皇帝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老了,张贵妃看着她,心里酸酸的。

  建德皇帝拍了拍她,低声道:“不要介意这件事,我有自己的看法。”

  *

  太子被禁足近一个月,再步出东宫时,外面的情况早已大变。东宫的树还没倒,猞猁已经散了。留下来的都被留在青果府外,留下一部分能力不大的人。

  面对这样的情况,太子怎么能不着急呢?当他出来迎接女王时,他尽一切努力为此做准备。即使母亲的病反复发作,他也只是匆匆看了几遍就消失了。

条留言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