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北美论坛 小说文学,白洁红杏再出墙第11章

2020-11-24 修图教程 评论 阅读

  “管家说你把奖励都退了,是不是?”赵泽勇握紧拳头,一只手放在桌子上,一只手放在扶手上。

  荣有堂试图解释:“殿下爱养我,我却别有用心。我至今隐瞒不报,暗中打压我的敌人。我配不上你——。”

  “说!你不愿意吗?”赵泽勇不忍打断,虎目炯炯,无法对视。

  王者其实是痴心妄想?

北美论坛 小说文学,白洁红杏再出墙第11章

  怪不得,除了那个酒醉不醒的夜晚,他在亲密的时候总是表现出反抗和畏缩。

  荣有堂口干舌燥,喉咙发痛。他舔了舔干裂的嘴唇,使劲咽了口唾沫,扶着身旁的茶几,坚定地站着。他问:“什么,什么?你刚才说什么?”

  赵泽勇不能要求第二次。

  每个人都有自尊,尤其是在感情方面。

  刚才清王问的时候很尴尬。他觉得很尴尬,很可笑:也许他从头到尾都不开心。他是个孝顺的儿子,忍辱负重,为母亲报仇,自己的国王却是个恶霸。

  两人沉默不语。

  僵持了很久

  “殿下,我,我——”荣有堂渐渐发现自己咽不下口水了,喉咙痛的仿佛被堵住了。他左手拿着破玉帛包,右手拿着茶几。不知不觉中,他对清王的信任已经深入骨髓。此时,他身体极度不适。他下意识地求助,嘶哑地说:“殿下,我渴了。”

  "渴了想喝水,王宓缩短过你的食物和饮水吗?"正在低头平复情绪的赵泽珍,艰难的走了回去,但一抬头,却看到荣有珍在摇曳。他立刻起身,身体冲在思绪之前。他赶紧帮忙,皱起眉头问:“你怎么了?”

  “我渴了。”荣有堂低声重复,他悄悄抓起终于走下国王之塔的长袍,突然眼睛发热。

北美论坛 小说文学,白洁红杏再出墙第11章

  赵泽勇转身自带暖茶,递过去说:“喝。”

  “谢谢殿下。”荣有堂感激,真正的感激。他正忙着把那破玉帛袋放在旁边的茶几上,双手接过来,捧着茶杯,刚喝了一口,才发现咽不下去,喉咙以可怕的速度膨胀刺痛。

  荣有堂仰脖,表情痛苦,满嘴口水,挣扎着吞咽,眼泪痛苦地闪动。

  赵泽勇虽然脸上没有表情,双手直立,但是眼睛却始终遮住了周围的人。他皱着眉头,有无数的话要问,却忍不住叹了口气,提高声音:“来。”

  郭达怕在外徘徊,忙进来问道:“表哥,怎么了?”

  赵泽勇下令:“带他下去看病。”

  郭达半句话也没问审判结果,叫来两个亲卫帮忙。

  “殿下,我是——。”荣有堂离赵泽勇更近了一步。

  “下去。”此事未完,国王病愈后会亲自审问!

  赵泽勇身材挺拔,肩宽腿长,身材高大健康,气势逼人。当他不低头的时候,在场的人只能抬头肃然起敬。

  我先犯了错,活该。殿下没有当场大发慈悲。它已经很慷慨和仁慈了。你还期待什么?

北美论坛 小说文学,白洁红杏再出墙第11章

  荣有堂低下了头:“是的。”

  但是当他转身离开的时候,他发现茶几上的碎玉帛袋,他自然想去捡。

  谁知道清王装逼快,就抢了。这时,他看到玉牌就生气了。他环顾四周,把它扔进书房角落的花瓶里!

  “当”,碎玉帛包消失得无影无踪。

  荣有堂拦不住,也不敢拦。他说着说着就不说话了,隐忍着悲伤和恐惧,烧得满脑袋糊里糊涂的。直到这时他才突然意识到,这太可怕了!退了是不对的。殿下可能误会了。

  果然

  赵泽勇在打地板时说:“我的国王没有理由在谈论功绩时收回他的奖励。不喜欢就扔了!”语罢,拂袖疾步离开。

  荣有堂看着王庆走远,又懊恼又后悔,深吸了一口气,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你,你.你在干什么?”郭达看了半天,愣了一下,劝道:“你有话就说,别生气,我表哥吃软不吃硬。”

  剩下的两个亲魏明哲低头下定决心“视而不见,充耳不闻”。

  荣有堂无奈的说:“谢谢郭公子提了一件事。我知道我有罪。我在等它。我怎么敢生气?”只希望殿下心情早日恢复,不要让我受太大影响。

  郭达挠了挠头,无事可做。他只好催促他亲健康:“你赶紧带他去看医生,别耽误了。”

  “是的。”

  荣有堂躬身半晌,忍不住继续看着角落里的大花瓶,渴望把东西拿出来。

  不一会儿,荣有堂踏进了熟悉的客房,两个医生在等着,马上开始把脉,开药。荣凯基等人也在。他们既担心又害怕。看到荣有堂逃跑,他们包围了他。

  我躺在床上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王宓的管家小心翼翼地安排我的家人休息。

  “表哥,我们真的要留下来吗?”荣陀听从叔叔的吩咐,不吭声,不吭声,很难受。他迫不及待地跑到沙发前问。

  荣有堂苦笑着指着自己的喉咙,然后点点头,用嘴说:“留下。”

  “我看到了传说中的庆王!他真的很年轻,很有冲劲。刚开始只看了几遍,怕打到贵人。”荣陀掩饰不住自己的激动,但同时又相当克制。他压低声音,紧张地问:“表哥,我们被软禁了吗?清王会让我们离开吗?”

  荣有堂喝完药,昏昏沉沉,耐心地用嘴回答:“没有,殿下赏罚分明。如果你想惩罚我,你只会惩罚我,不会生别人的气。”

  “那好。”荣陀两眼放光,脱口而出:“表哥,我觉得清王对你很好,唉,他好像舍不得惩罚你。”

  “咳咳!”从外面看,荣正清咳嗽得很严重。他催促:“出来吧,别打扰你表哥休息,他还在生病。”

  “哦。”荣陀没有想太多,陪笑着,依依不舍地告别了刚认识的表哥,出去找舅舅。

  把荣有堂一个人留在里屋。

  这是他在王宓的卧室。一开始只是普通的客房。后来管家敏锐的察觉到了庆王的爱意,一次又一次的换了客卧,丝毫没有下雨的迹象。所有的家具都换成了最好的家具,万文的家具一个接一个地被添加进去,逐渐变成了今天的样子。

  荣有堂叹了口气,闭上眼睛,睡着了。

  外部房间

  荣陀恭恭敬敬地给两位长辈续茶,却不敢插嘴。

  让开济忧心忡忡,沉吟不语。

  荣正卿神色凝重,努力压低声音:“兄弟,不是我多心,真的好诡异。为什么清王殿下要这样帮助唐的儿子?他把它带上镣铐,送到国子监,带到北营。现在他犯了诈骗罪。殿下很生气。当你仔细看时,殿下的眼睛.都不对!”

  清王已经表露了他的情意?对受伤的失望?我希望我错了。

  荣凯奇又急又担心。“我没怀疑过吗?”只是棠一向懂事上进,年龄稳重,人缘极好。无论是在商界还是在学校,在王宓还是在北影,朋友们经常来家里找他们。都是谦逊有礼,我也习惯了。他偶然遇到了清王殿下。这时候管家老李跟着他,回来仔细告诉他。没什么问题。丹吉尔当初其实是九王子殿下的玩伴。他说了很多和小王子相处的趣事,没什么不好。后来,后来3354”

  荣凯奇皱眉回忆,愕然!

  “作为九殿下的玩伴,为何与清王殿下如此亲近?”荣正卿担心得简直不敢相信。他问:“你说殿下经常屈尊在家喝茶吃饭?”

  荣凯奇越来越慌了,紧紧攥住他的手,急切地解释说:“次数不多。殿下只来过两次,和唐儿真的很开心。王庆殿下一向不太爱说话。他是个正派的人,举手投足都符合皇家礼仪。他没有庸俗的傲慢.“渐渐地,他走不下去了。

  养父和叔叔面面相觑,一阵可怕的沉默。

  荣陀忍不住扭头往里面看:真的吗?难道我表哥和王庆.

  良久,荣凯奇下定决心

  “尊重你的意思。”荣正卿谦逊地说:“我根本不认识我侄子。我只能靠你教他成为人才。”

  第二天下午

  书房里,几个人围坐着,荣有堂赠送的乌木盒子被打开,密信在圆桌上依次平分。

  “原来石林雪是殿下的人。”

条留言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