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哦哦哦 ~快点,小黄书看到下面湿

2021-01-13 网络游戏

  第二百九十一章好时(2)

  周燕从未认真考虑过这个问题。被齐王唤醒后,他意识到自己和穆之间的问题。我忍不住沉默了。

  「一个真正爱你的女人,凡事都应该把你放在第一位,处处考虑你。全心全意为公婆服务,愿意承受一些委屈,尽量不与郑飞发生冲突。明知道你我关系亲密,千万不要招惹你。」

  齐王莫名其妙地看着,看似漫不经心,但每一句话都有着特殊的目的:「你喜欢她,坚持把她嫁回政府。我同意。但是生活怎么过,别人说没用,比如人喝水,冷暖自知。你也要想想以后什么对她最好。就是不问青红皂白,惯着她没规矩没分寸,让镇上天天闹腾?还是要吊死她,让她知道自己的身份,和平相处?」

哦哦哦 ~快点,小黄书看到下面湿

  周燕沉默了,很长时间没有说话。

  齐王知道周燕听了他的话。

  在挑拨离间这种事情上,穆比他差得远。时机很重要,说话的艺术和技巧更重要。如果你在适当的时候播下怀疑的种子,它很快就会生根开花。

  周燕既不笨也不笨,但是他善良又温柔,所以他会被身边的蝎美人蒙住眼睛。当穆袁春睁开眼睛,想看清一切时,他不会再蹦跶太久了。

  话说完后,齐王又开始半真半假的开玩笑:「其实你只是说错话了。若有人破罪念春,我一定不放过任何殉道的机会。」

  周燕恢复了理智,失去了信心。「十四叔,你不怕被人笑话吗?」

  齐王挑了挑眉。高傲霸气的说:「谁敢笑话我,我到门口他们就不敢出去见人。」

  周故意为难他,说:「今天大家都听到了你的声明,两天之内,太皇太后和太皇太后都应该知道。如果他们两个不高兴,骂你几句,你敢打人吗?」

  「他们两个,就留着给我老婆吧。」国王从容地笑了。自信的表情。

  周燕的好奇心很强:「娇娇阿姨很虚弱。同样是年轻一代,哪里会是他们的对手。」

  别的不说,就顶嘴。一顶大不孝帽压下去,人就吃不消了。

  娇娇弱吗?

  齐王意味深长地笑了。他对儿媳妇很有信心。

  我和一个大叔边喝咖啡边聊,只不过刚开始比较重。但是后来就轻松无拘无束了。这也是周燕最喜欢和齐王在一起的重要原因之一。

  出身皇族,为人尊贵。不仅是莫大的荣誉,也是沉重的枷锁。表亲思想不同,不亲近。班杜非常谨慎,试图取悦许多亲近他的人。但是谁敢这么肆无忌惮的和他开玩笑呢?又有谁愿意一心一意为他着想,为他的政治事务指点迷津呢?

  每个人的心里都充满了肉。他很清楚谁对自己真好,谁是假的。

哦哦哦 ~快点,小黄书看到下面湿

  为了结盟之王。都一样。在皇族里,兄弟情,父子关系,母子关系都弱于常人。除了周燕。谁会全心全意相信他呢?

  .

  比起这边,餐厅里的宴会气氛要复杂微妙得多。

  后宫分三席。有资格和太子妃坐在一起的当然是贵夫人。甄国公夫人,安国公夫人,平原侯夫人,姜的母亲,侯永宁夫人。这都是产品,夫人。穆念春是祁公主,她也坐了这个位子。

  还未满十四岁的穆念春,在几位四十多岁的奢华女性中格外抢眼。

  邻桌的女人都忍不住频频看她们。这些目光,大多是好奇,隐隐有探索的意思,或者是等着看穆念春出丑。总之,没几个是好意。

  可惜都失望了。

  一顿午饭后,穆念春表现不错。虽然他看起来有点不成熟,但他的言行没有任何错误。就连最考究的太子妃心里也忍不住暗暗点头。

  至于穆袁春,他今天甚至没有露面。

  上次故意装晕,今天又是大日子。太子妃自然不肯让穆出丑。

  大家吃饭几乎把筷子放在一边。太子妃笑着和永宁侯夫人聊了几句:「你家大夫人快结婚了!」

  侯永宁夫人笑着说:「对,婚期定在明年三月。」

  我妈安国公夫人坐在对面,笑着说:「本来想早点结婚的,但是我问人家结婚的时候,人家说今年不要结婚,明年才是最好的时候。这是三月的一天。」

  太子妃笑了笑,说了些「天作之合」之类的开心话。

  侯永宁夫人忍不住瞥了穆念淳一眼。

  那一天,如果不是陆无双执意要娶齐王,的职位有十个是人,根本不会落到蒋介石头上。更可气的是齐王一点都不喜欢陆无双,所以费尽心思娶了慕年,春天才回国。陆无双最终嫁给了安国公的六个儿子乔眠。陆无双失去了感情,她病得很重。她不得不把婚礼推迟到明年三月.

  安国公夫人嘴里不说肯定不高兴。

  当你想到你失意的女儿要结婚时,看看面色红润的齐国公主穆念春。侯永宁夫人也不提心里是什么滋味。

  侯永宁夫人一直在看自己。穆念春当然知道的挺清楚,只是不知道罢了。她保持微笑,静静地坐着听每个人说话。

  太子妃和小姑在狂乱镇闲聊。余秋娘三个月前结婚,刚结婚就怀孕了,也是福气。

  人们的话题一直围绕着婚姻和怀孕。穆念春基本说完话,思绪不知不觉飘远了。

  她上辈子和孩子没有缘分,这辈子也不会有这样的遗憾。她想生几个可爱的孩子,像齐王和她一样.

  「你要是有福气,谁也比不上齐公主!」平原侯夫人含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季前齐王娶回来如婴儿,不肯请婢女。这种体贴和奉献真是令人羡慕慕。」

  话一出口,太子妃的脸色就有些微妙了。

  平远侯夫人这番话看似在夸赞齐王,也是在委婉的表示不满。自从慕元春过门之后,蒋氏一度受到冷落。周琰处处护着一个侧妃,蒋氏的颜面自然不好看。蒋氏倒是贤惠,并未回娘家告过状。不过,这种事哪能瞒得住?

哦哦哦 ~快点,小黄书看到下面湿

  平远侯夫人一直憋着一股气,等到女儿怀了身孕,才闲闲的吐出了这口闷气。

  在座的谁不是玲珑心肝,听话听音都是高手,各自不动声色的瞄了太子妃一眼。

  慕念春故作羞涩的笑了笑:「齐王殿下待我确实极好,平远侯夫人这番夸赞,我可要厚颜领下了。」顿了顿又用羡慕的口吻说道:「只可惜我尚未及笄,不知什么时候才能有太孙妃这样的福气呢!」

  是啊!丈夫的宠爱固然重要,可更要紧的是子嗣。蒋氏肚皮争气,将来只要生下嫡子,慕元春那个贱人还能翻的出什么风浪来?

  平远侯夫人眉头舒展开来,笑吟吟的应道:「齐王妃年龄还小,这事可急也急不来。等过上两年,自然就有这个福气了。」

  慕念春很应景的红了脸。

  气氛重新恢复了和谐热闹。就连太子妃看向慕念春的目光也温和了不少。

  ......

  外面的热闹,却和慕元春无关。

  蒋氏有喜,众人纷纷登门道贺。刘氏靠着温驯小意讨了蒋氏欢心,一直陪在蒋氏身边。虽然不能在贵客们面前露脸,却也颇为体面。

  而慕元春,却被太子妃勒令在屋子里待着,不准踏出房门半步。

  慕元春将所有伺候的丫鬟都撵了出去,独自一人待在屋子里,俏脸阴沉而扭曲。

  这些日子太不顺心了。

  她不过是试探着指责齐王几句,周琰就发了脾气,冷落了她好几天。紧接着,就是蒋氏有孕的噩耗!知道此事之后,她心中又嫉又恨,几乎一夜未睡。若是蒋氏生下嫡子,她今后在府里的地位就更岌岌可危了!她本想着今日趁着宾客盈门给蒋氏添添堵,没曾想太子妃提前一步堵了这条路。

  屋子里冷冷清清,只能听到自己急促的呼吸声。偶尔看一眼镜子,却见明亮的梳妆镜里,倒映出一张扭曲的脸庞......

  不,这个丑陋的女人怎么可能是她!

  慕元春咬牙切齿,随手抓起精致小巧的首饰匣子,用力的砸了过去。

  铜镜很结实,木匣子重重的砸在镜面上,发出咣当一声巨响,镜面却毫无损伤。木匣子胡啦一声散开了,发簪金钗之类的叮叮当当的掉在了地上。

  这么大的动静,很快便传到了门外。

  门外响起了急促的脚步声,然后门被敲响了。

  慕元春心情恶劣糟糕之极,压根没心情理会任何人:「滚!不准来烦我!」

  门外的人楞了一愣,才张口说道:「元春,是我!」

  ......

  ☆、第二百九十二章 失望

  是周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