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乱伦丈母娘,姐姐让我干

2021-01-25 网络游戏

  「嗯,有问题吗?」

  「四加一?」

  孟盛楠:「-怎么了?」

  「你十六岁了,不适合看《失乐园》。」

乱伦丈母娘,姐姐让我干

  「为什么?」

  宋富看了她一会儿,然后说:「你还是有点小。」

  孟盛楠上下打量了他一眼:「你不也是十七岁吗?」

  「比你大。」

  孟盛楠拿出《失乐园》,在他眼前晃了晃。

  「你看到了吗?」

  「——嗯。」

  「你在说什么?」

  他停顿了一秒钟。

  「婚外情。」

  孟盛楠嘴里是张成:「哲学老鼠,你真的不是一个普通人。」

乱伦丈母娘,姐姐让我干

  因为很有名,而且当时是她借出去的,一出图书馆就退不了。因此,孟盛楠以此为借口。宋富一本正经地说:「那把这本书借给我。」

  「啊?」

  「你还书的时候告诉我,我就还给你。」

  孟盛楠:「…」

  这样可以吗?

  「你不是有几种类型的数学题吗?明天周一我有时间告诉你。」

  孟盛楠:「…」

  威胁,威胁。

  很久以后,孟盛楠上了大学。无意中,学校图书馆看到这本书被借走了。那天晚上躺在床上,用台灯看了看,没看几页就脸红了。当时她不得不感谢傅松铎给了她简单的几年。

  星期一我到学校的时候,他们俩都没有提到昨天的事。

乱伦丈母娘,姐姐让我干

  宋富仍然给了她一个话题,她的表情细致而认真。

  聂京也过来了:「这个问题我也不知道,宋富,慢慢说。」

  男孩停顿了一下,慢慢地说。

  孟盛楠听说有将近一半的人已经明白了,于是转身去核实。聂京还在听宋富说话。几分钟后,他转过身,小声对孟盛楠说:「他说话还是有点快。你明白吗?再说一遍。」

  于是,我讲了将近十分钟的一个话题。

  第三节下午是体育课,这时孟盛楠已经渴了。课件坏了大家都去小操场。她去游泳池接热水喝。遇到一个高一的老同学,聊了一会。看到课就要开始了,我跑回教室放水杯。

  教室里太安静了,只剩下李岩和班长,不知道该说什么。

  她一进教室,谈话就停止了。李岩看上去既奇怪又厌恶。班长看了一眼李岩,然后侧身走出了教室。那眼神,孟盛楠说不出来。她站在座位上磨蹭着。

  「喂,你不上体育课吗?」女孩在餐桌旁拦住了她。

  孟盛楠有一个沉闷的时刻,这似乎是开学以来两个人的第一次对话。女生以「啊」开头,显然不知道她的名字,但是脸上的笑容很甜。

  「你不去上体育课吗?」女孩又问。

  孟盛楠大叫一声「哦」,然后说:「我要走了。」

  「准备铃响了,快点。」

  女孩们突然的急切让孟盛楠有点吃惊:「-你呢?」

  「等有人走了。」

  孟盛楠有点奇怪,但他笑着点点头,然后走出了教室。但直到走出教学楼,她才回过头,女生们根本没出来。他们逃课了吗?在等人?等谁?

  体育课上,老师讲了几句,动作自如。

  林雪叫孟盛楠去打羽毛球,夕阳依然灿烂。小操场上满是新鲜的跑步身影。聂京数着球,见孟盛楠心不在焉,问她:「你在想什么?只剩下一个球了。」

  「哦。」

  在连续打了几轮之后,孟盛楠再也没有赢过,他总是以比赛结束。

  聂京:「你以前玩的挺好的,没事吧?」

  林雪:「是的,怎么了?」

  孟盛楠摇了摇头,想了一会儿,说道:「去吧,我要回教室休息一下。」

  不知道是邪恶还是什么?也许用宋富的话来说,这真的是一个心理问题。自从听到李岩说「等人」,孟盛楠就无法集中精神。

  教学楼里,有老师讲课的声音,有学生吵闹的声音。

  孟盛楠感到非常安静。她走近刚刚离开的教室,一步步走上楼梯。我的心跳每走一步都加快。

  最后一步,教室后门。

  还没靠近,我就听到里面传来一声低沉的喘息声。男人和女人之间的调情,女孩的女性魅力,以及似乎越来越多刺的呼吸声一点一点地在孟盛楠的耳朵里蔓延。

  「想我了?」男生音色低,声音嘶哑。

  「我不想。」

  「真的不想?」男孩问完,女孩咕哝了一句,男孩低声笑了笑。

  「你的手,动起来。」女生抗议,但声音甜美细腻。

  「我搬到哪里去了,这里,这里,还是——」男孩的声音很低。

  「啊,志正。」

  「嗯?」

  「人是害羞的。」

  男孩微微低下头,在女孩耳边说了两句话。

  女孩脸红了,在他胸口蹭来蹭去,把脸埋得更紧了。

  当时好像周围的呼吸都很慢。孟盛楠没有听到他最后说的话,只是听着前面的话让她脸红了。有那么一瞬间,她觉得恶心。她怎么会来这里,因为那个女孩是个傻瓜?不管你是不是真的想验证,偶尔想到的是他,每次期待上吉他课的都是想偶遇的他。

  几乎是立刻转身就逃。

  、--9

  那天整个晚自习期间,孟盛楠都不在状态。我已经读了三遍英语,但主要思想还没有出来。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到我晚上回家被仪式发现。

  门被推开时,孟盛楠正在房间里发呆。

  胜典进来,关上门,坐在床边。

  「今晚怎么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