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快穿女主H,上课时遥控器开了震动

2021-03-03 网络游戏

  -跑题了

  亲爱的朋友们,冷静点!奶奶出去了~

  第十八章烟花易寒(7)

快穿女主H,上课时遥控器开了震动

  女服务员很快愉快地退休了。

  星夜静静的坐在那里,指尖轻轻扣在桌子上,黑色墨镜下冷漠的眼神落在窗外楼下男人的繁华大街上,白嫩细腻的脸,收敛的很好,看不出任何情绪。

  《明月半清风》坐落在这座城市繁华的市场中心,地理位置优越。是很多蓝领白领饭后午睡的好地方。当他们累了,有空的时候,可以过来喝咖啡提神,这也是一种很好的享受。生活,真正懂得享受的人,才是真正懂得生活的人!

  街道下面的人群不断来往,非常热闹。偶尔可以看到一对情侣挽着对方的胳膊,一脸幸福地从他们眼前走过。星夜不禁觉得心里有种奇怪的感觉,不能说是羡慕,也不能说是难过。

  有多少人能真正把握幸福?现在她甚至觉得自己思维薄弱。冰冷的外表下,有一颗谁都看不到的疲惫的心。她把目光移开,她明亮的眼睛落在桌子上。

  咖啡很快就上来了,浓郁的香气悠闲地飘在空中,仿佛美妙的音符一个个跳跃着,吸进鼻子底下,让我陶醉。轻轻地拿起咖啡,浅浅地啜了一口。苦味似乎比平时更强烈。她有点惊讶,喝了一口,才发现苦味已经消散。

  「你好,美丽的女士,我可以坐在这里吗?」耳边传来一个轻柔、亲切而苍老的声音。

  星夜略感诧异,轻轻放下酒杯,侧过脸,淡然的目光上移。只见一个略显瘦弱,精力充沛的老太太慈祥地看着自己,脸上带着温暖的笑容。

  星夜蹙着眉头,转过身,环视了一下空荡荡的咖啡厅,然后不解地看了看面前的老太太,却没说什么,只是轻轻点了点头,示意正端着咖啡站在边上的服务小姐帮老太太开椅子。

  「对不起,我唐突了!」于丹笑眯眯的坐下,一双锐利的眼睛开始盯着星空。

  星夜没有回答,冷漠的眼睛微微抬起,静静的观察着眼前的老太太,心中带着一丝迷惑的警惕。

  「星夜小姐?我可以这么叫你!我知道你是这家咖啡店的老板。女人能有你这样的成就,足以看出你是一个很上进的孩子。我最喜欢你这样的孩子!」于丹假装没有看到星夜脸上的困惑,继续在那里。

快穿女主H,上课时遥控器开了震动

  「请不要怪老太太唐突。刚逛街逛了一圈,感觉很累。当我环顾四周时,我看到了这家咖啡店。明月半清风觉得这个名字很特别,就进来看了看。刚和服务小姐聊了聊,就认识你了。星夜小姐能告诉我这个名字的寓意吗?」不愧是够辣的生姜!这么一改嘴皮子,随便扯出一个话题。

  闻言,星夜眼底那丝戒备松下了许多,抬起手,缓缓摘下了他脸上的黑色墨镜,清澈的眼眸闪烁着迷人的星光,红唇终于轻轻扯了一下,「一半是明月,一半是风,冰冷的月亮,遮住了一半的风,其实,当我取这个名字的时候,我并没有想太多,也许是那天晚上月光明亮,风很凉爽的时候。

  审视着张的样子,毫不犹豫地望向那双深邃而冷漠的星星的眼睛。她赞不绝口,眼里刷出满意的流彩,开心地笑了,「星夜小姐的年龄几何?不知道不方便告诉我?」

  星夜眼底迅速闪过一丝惊讶,心底刚刚沉下的警惕,又浮了上来,眼前的老太太似乎对她的处境过于渴望,但她很快压制住了心中的疑虑。

  「二十六。」平淡,不带感情的声音,没有感情。

  「哦,26!刚刚好!星夜小姐父母严厉吗?请代我向他们问好!」于丹心里几乎是幸福的。多好!距离小北城五年,不会有代沟,也不会有同行的类似问题。微微撕裂的嘴角透露出她隐藏的兴奋。这件事绝对精彩!

  于丹的话落了下来,但星夜寂静无声,一种淡淡的忧郁闪过他美丽的眼睛,他的声音像纱线一样飘渺。

  「我去了另一个世界……」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哦,星夜小姐,别误会,老女人。我没有恶意。嗯,我有事。我先来。我很喜欢你。我想我们会再见面的!我很期待!」察言观色,中庸是于丹的强项!不然你以为她是硬核军事政委?人家这政治思想工作,可是做得最好的,同志们出现了什么思想问题,她总是轻而易举就搞定了!

  说完,已经站了起来,把一张钞票放在桌子上,微笑着看着星空,像一个善良的老妇人一样善良,安抚着她的孩子,但在星空苏醒过来之前,人们已经消失在楼梯上,而且步伐清脆利落,一点也不像老人的风格。

快穿女主H,上课时遥控器开了震动

  星夜淡淡地看着老太太离去的方向,良久,她收回视线,静静的端着杯子,没有过多的猜测。现在的她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想做,就一个人,静静的坐着,旅途的疲惫还在。她仍然需要一些时间来缓冲和放松自己。她不想让他看到疲惫的自己,虽然他可能不会。

  毕竟对自己好没什么不好。星夜,有一些自嘲的想法,所以安慰一下自己。

  第十九章烟花易寒(8)

  我希望我没有遇见他,但是如果不是因为你,我怎么会遇见他呢?所以,终究还是谢谢你。这是星夜对苏慕哲说的一句话。没有暴露的痕迹,只是一句不咸不淡的话。

  星夜一直认为,她和苏慕哲之间的,是她那颗高傲不羁的心。所以她认为只要放低姿态,包容他们,他们之间的问题就解决了。然而,当所有的希望破灭,所有的防御和力量像决堤的大海一样崩溃时,她意识到事实证明,她错了,错在总是把一切幻想得太过于美好。

  沉郁了好几天的天气,终于放晴了,天空中不再是细雨纷飞,取而代之的,是那一束束柔和的阳光,万里碧空外,偶尔飘过几朵洁白的云朵,像一大团棉花似的。

  原本那一地的湿漉漉,也随着那沉郁的阴云被那一缕缕柔和的春风吹干了,吹散了。

  星夜没有赖床的习惯,平日里,都是保持在八点左右起床,若是周末,则会睡到九点,九点定然是会准时起床的。

  自己一个人住,有好的地方,也有不好的地方。好,在于自由,不受约束;不好,在于心里偶然油然而生的寂寞感,孤独感,即使生病了,也只能一个人扛着这种感觉,说老实话,这感觉并不怎么好。

  这几年,星夜的生活,大部分是在旅行中度过的,她自由的时间不多了,很快就结束了,到时候,迎接她的,将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一个人的时候,应该对自己好一点!星夜一直觉得这句话真的很对,连自己都不会心疼自己,还能期盼谁能疼惜你,爱护你呢?所以,每逢旅行归来,她总要好好的休息上一番,调理一下自己的身子,陶冶一下自己的情操,让这几个月以来的那种疲惫感慢慢地从自己的身体里抽离,好让自己好受一点。

  于是,趁着今天天气不错,星夜就打算出去走走,晒晒太阳,舒缓一下心情,然后再主动去找他吧,总是要一个人先开口的,不然僵持着,不好受的,是自己。

  用过早饭,收拾好之后,便要出门了。

  谁知,门一开,挂在门柄上的一大堆东西便映入了眼帘,什么青菜萝卜,还有新鲜的水果!

  是那些好心的邻居送的!星夜那张淡漠的脸有了瞬间的松缓,将那些菜跟水果拿了下来,放到厨房,才又转身出了门。

  天气很好,暖洋洋的阳光从天空上这么惬意的一洒,走在阳光底下的人,只觉得暖意一片,不由得放慢了脚步,就是想在这难得的暖阳中多逗留一会儿。

  星夜今天并没有驾驶着她那辆牛气哄哄的牧马人出门,她倒是想好好的走一走这个城市,太久没有抽个时间逛逛了,让她想想,好像上一次逛街,应该是半年前了吧?那时,还是陪苏沐哲去买东西吧?

  一件绯红色的风衣,秀丽的长发已经被盘了起来,藏在那顶黑色的遮风帽里,一双平底靴,一副大大的墨镜,将整张脸遮去了一大半,只剩下那精致的下巴,当然还有那美丽如蔷薇花瓣般柔软的红唇,纤细美丽的双手已经套上了一双薄薄的黑色手套,一只手篡在那风衣的衣袋里,另一只手,则是轻轻的拉着帽檐。

  站牌前的人很多,应该都是等着公车上班吧,挤挤嚷嚷的,好不热闹!偶尔见到一两个人一手拿着面包,一手端着豆浆,一口面包一口豆浆的享用着早餐,头却是向着公车驶来的方向不住的张望着。面包很诱人,是红豆馅儿的那种,豆浆也散发着浓郁的香气。

  看到这一切,星夜心里不知怎么的,心里竟然有些羡慕了起来,好简单的生活!平淡而简单,味道却很浓,你看看,最靠近站牌边的那对中年夫妇,笑得很开心,很甜蜜!

  ‘嘀嘀’公车终于在一个个期盼的目光中姗姗来迟,一看到公车出现,久久等待的人们,脸上终于勾出了一抹笑意。

  车子刚刚停稳,等待着的人们已经迫不及待的挤到了门边,星夜也被人潮挤啊挤,最后被挤到了最后面的位置,顺从的坐了下去。

  一阵美妙的铃声乍然响了起来。

  衣袋里震动的手机应着动听的铃声,令星夜有些微微的惊讶,她很少带手机的,即使带了,平日里基本都没有接到什么电话,尤其是这半年来,几乎没有接过一个电话,今天心血来潮,才将手机带在身边,所以,这手机这么一响,她都有点反应不过来了。

  缓缓的掏出手机,也没有看来电显示,翻开手机,淡淡的应了一声,「喂?」

  「星夜!是我!莹莹啦!我还以为你又关机呢!」一听到星夜那淡淡的应答声,赵莹莹未免有些激动了,这回总算接电话了!

  「什么事?」星夜问得很直接,不喜欢拐弯抹角的扯淡。

  「哎呀,出大事了!你现在在哪里?我过去接你!我有非常重要的事情找你!急死人的事情!」赵莹莹急不可耐的语气里夹着一丝火爆,星夜甚至能感觉到那头的她定然是一边跺着脚,一边讲着电话的。

  可事实确实如星夜猜想的那般!这边的赵莹莹一身春裙装打扮,时髦而充满活力,此刻的她,正是一手揽着王宇的腰,一手拿着手机,不停的跺着脚,皱着眉头对着手机嚷嚷着。

  「想出去走走,在公车上。」星夜淡然回道。

  「什么?出去走走!哎呀!走什么走呢!赶紧给我下车,呆在原地等我,我跟王宇马上过去接你!刚上车是吧?」

  「嗯。」

  「我们就在你家附近,马上过去!你马上下车,在那里等我们!」说完,也不等星夜回答,便挂上了电话。

  星夜幽然望了望传来一阵忙音的手机,沉默了一下,才合上手机,趁着车子还没有启动,果断地站起来,下了车。

  第二十章 烟花易冷(九)

  下了车,又安安静静的站在暖阳中等待了十来分钟,一辆高级跑车悄然的出现在了眼前。

  车子很快就停靠在了星夜的身旁,车窗缓缓的摇下,赵莹莹马上从车里探出头来,「星夜!上车!」

  星夜淡淡的瞥了赵莹莹一眼,低下头,沉默了片刻,才移动脚步,让车后座走了去。

  「什么事?」星夜一坐下来,便开口询问了起来。

  「开车!」赵莹莹已经从副驾驶座上下来,坐到了车后座,对着王宇说了一句,然后才对上星夜那询问的眼神,笑道,「到了你就知道了!」

  可是,星夜明显的感觉到,赵莹莹那抹微笑里,带着一丝的愧疚和担心,而星夜终究还是没有追问下去,只是将手从衣袋里抽了出来,脱掉手上的黑色手套,塞进衣袋里,搓了搓手,目光始终注视着前方。

  车内的气氛,一时沉郁得令人有一种窒息的感觉。

  赵莹莹小心翼翼的观察着星夜那淡漠的脸,可,那上面除了一副波澜无惊的表情,别无其他!

  「你这次回来多久啊?下次又要去哪里?」赵莹莹打破了沉寂,问了一句。

  清冽的眼神微微一暗,幽暗的波光轻轻的闪烁着,清冷的嗓音略染着一丝沙哑,「待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