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好大好爽,压在身上又亲

2021-04-08 网络游戏

  女儿们沉默了。

  陆焕之道:「我要你从明天开始到处玩,一定要尽快传开。如果你想用一首歌来称呼一个地方,你可以听到。这些金饼都是你的!」

  女人们面面相觑,但没有人回答。

好大好爽,压在身上又亲

  刘换芝的随从又眨了眨眼。服务员又扔出一袋金饼。

  刘换芝看着几个女词人,她们的眼睛慢慢地闪着光,嘴角泛出不屑的冷笑。

  「你不必害怕。我不需要你说什么,我只需要你帮我传播音乐。剩下的我会做计划。李牧是真的在找。你只说偶尔拿乐谱,其他的什么都不懂。他能拿你怎么办?」

  「况且一旦传开,建康就有几百栋楼,几千个艺妓,大家都玩。谁知道,是你先在这里传播的?」

  前面十几个女人,依旧没有回答,都在看着那个叫青娘的女人。

  青娘没说什么。

  卢焕之等了一会,脸色渐渐沉了下去。他哼了一声,「如果你不愿意,我就叫别人。秦淮同秦女,不只是你!」

  一个女艺伎表现出她的急切,说:「我愿意!」他跪下来,走过去拿起面前的金饼。

  手还没碰到,那块金饼,就被一只穿着绣花鞋的脚踢到背后,给踢了出去。

  地上的女妓回头一看,只见绿娘眉毛倒挂。「你没见过钱吗?」她生气地说。眼孔这么浅吗?谁给谁,你敢要吗?"

  这位绿衣女子在秦淮地区非常有名,琴艺出众,宾客众多,弟子众多,这位女词人便是其中之一。

  见她生气,她一下,连忙缩回手。

  青娘只看了看刘换芝,把手中的钢琴谱放回原处,推给他。方冷冷道:「本公子,不知你与李将军有何仇,且不管你这琴谱是从何处得来,你说的是真是假。只知道南朝李将军替我们打败了胡人,夺回了长安,是南朝的英雄!我生而卑微堕落,但南朝的良心还是救了几分!"

  她扫了扫地上的金饼,语气中带着一丝轻蔑。

  「别说那么多,你就搬到金山银山去,你也不会指望我为你做这种事!」

好大好爽,压在身上又亲

  她的话音落下,其余的女人纷纷点头。地上捡金饼的伎女也面露愧色,不敢再抬头。

  刘换芝的脸又红又白。她瞪了绿娘一眼,点点头,拿起乐谱,起身转身走了。

  随行人员连忙把地上的金饼收好,悻悻地对绿娘说了声「等着瞧」,转身匆匆赶了过来。

  刚走了几步,突然闭上脚,惊呆了。

  他看到了刘换芝的身影,把它放在了包间门口。

  门外站着一个人,他的身影被画廊边上一排暗红色的灯笼勾勒出一个威严的黑色轮廓。

  这个人的眼睛沉重,盯着刘换芝,挡住了他的去路。

  一眼就认出来了,原来是李木,几天没恢复健康了!

  在他身后站着苏维迎的前领导人,他此前曾被提拔,负责解砾、军械库和杜威。

  解砾走上前去,对着呆若木鸡的卢焕之笑了笑。「卢公子,我刚才是来玩的,不过很少在这里见到你。刚刚邀请了李次石,大家一起忙。你不怪我多事?」

  第101章

  刘换芝终于康复了。脸色一变,突然拔出腰间佩剑,朝着解砾刺了过去。

  解砾躲开了。他立即夺门而出,却被李牧的脚绊倒了。

  「啪」的一声,整个人摔倒在门槛上,鼻梁磕着,血突然出现。

好大好爽,压在身上又亲

  女词人纷纷惊呼。

  解砾向妇女们示意,命令每个人都出去。

  女孩们知道今晚是个摊位。

  门外突然出现的两个人,显然都不是普通人。尤其是那个阴沉的,另一个人叫他「李刺史」。

  那是刚刚恢复健康不久的李木吗?

  女儿们怎么敢再待下去?躲避在地上一时也爬不起来的刘换芝,连忙一个接一个地出去。

  青娘最后一个,提着裙子,从解砾身边走过。

  解砾沉着脸,命令道:「那个人只是满口诽谤。告诉你的人闭嘴。不该说的不要说!以后我要是听到半个字风声,你就不用在这里谋生了。」

  绿娘停下脚步,起初不作声,忽然抬起手,在头发里摸出一朵新鲜的凤仙花,ChloDan指着她,慢慢地插进衣襟里,盯着他,眼睛里闪烁着秋波般的光芒,微笑着,绽开了春花,低声说:「如果郎不信任我,以后常来,看好自己。」

  解砾一愣,反应过来,看着她俯下身子,却有点不好意思,忙甩开急性子,转过身来,却见陆柬之的随行人员还张着嘴看着自己,突然回过神来,转身似乎要跳出窗外逃走,低骂了一句,走上去停下,抬脚就走,关上门。

  李牧蹲在刘换芝的头前,把手伸进他的怀里,拿出相册,翻了一倍。

  他读过洛神的话。

  我一眼就认出了,分数真的是她手里的。

  视线落在最后一页角落里留下的日期上,浑身的血似乎都凝固了。

  他盯着墨迹看了一会儿,目光慢慢转向还躺在地上的陆焕之,指着扉页被撕下后剩下的那一页残纸:「这一页呢?」

  他的声音听起来仍然平静,但在他的眼睛底部,它已经开始汹涌。

  刘换芝睁开眼睛。

  「李,你想知道吗?我不告诉你!」

  「你不要以为她在街上为你说话的时候,她心里真的有你!你是什么?出身不好的军人,不配给她提鞋!你叫她老公,你平日一定要在她面前,像狗一样求饶,免得她看不起你,对不对?」

  「我和她从小就认识。她小心的时候最柔软。她不能在她面前表现出怜悯,甚至看到乞丐会给一碗食物。喜欢你这样对她摇尾巴,别说你是活人,你是狗,她会对你好的!只是我在街上看到你被我羞辱,可怜你,然后就开口为你解决问题!」

  「可惜,我不是唯一一个。街上的人都听到了。她似乎在为你说话,但她仍然是我的大哥!在街上的人面前,夸夸我大哥人品!」

  「是的,我刘换芝没有德行,不如猪狗不如。我被她骂了,我愿意。但是你呢?你用诡计把她从我哥哥身边带走了。她名义上是她的丈夫。她嫁给你这么久了,但还是对我大兄念念不忘。」

  「李穆,你可真是可怜哪!」

  他的嘴巴不住地一张一合。血从鼻孔里冒出来,一道道地蔓延开来,渐渐布满了两侧的面颊,又流进了他的嘴里,他也不去擦拭,模样瞧着有点渗人。

  「我再问你一遍,扉页在哪里?」

  李穆恍若未闻,面无表情,又问了一遍。

  「你既然叫人跟着我了,想必方才早也到了,听到了我的话。这可是阿弥去年三月送我大兄的琴谱,曲名就叫鸾凤鸣。」

  他神经质般地呵呵笑了起来。

  「不妨告诉你吧,扉页就是被我撕下的。至于上头,她都和我大兄说了什么,我偏不告诉你!」

  李穆五指蓦然收紧,骨节发出一道清脆的格格之声。蚓身般的纵横青筋,瞬间暴布手背。

  他张手,一把便抓住陆焕之的衣襟,竟将他整个人从地上提了起来,掷了出去。

  陆焕之人虽瘦,但也是个成年男子,整个人却似一只面袋般飞了出去,「砰」的一声,重重地撞到对面的墙上,又弹落在下头的那张琴案之上,在琴弦断裂发出的一道杂乱无章的嗡嗡声中,人带着整张琴案,翻滚在地。

  他撞到了墙的那整面肋骨,已是齐齐断裂。痛苦地拢着双臂,整个人的身体蜷缩成了一团,在墙角挣扎着。

  「……阿弥和我大兄情投意合,你却夺人所爱,你凭了什么?原本如今,她已是我阿嫂了……」

  他犹在呻.吟,声音断断续续。

  「她和我大兄,才是天生的一对,当年曲水流觞,箫琴相合,谁不知道……你以为她就只给我大兄谱过如今这么一支琴曲?从前她就和我大兄用琴谱往来,互诉心意。她爱的人是我大兄……她不过是可怜你……」

  李穆大步而来。

  一只剑柄,猛地击在了他的脑袋上。